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Diss RBL”

2019年10月23日21:22:54 发表评论

早年的台湾说唱,其实对内地有着非常大的影响。人们对台湾说唱圈的故事也都有一定了解。从热狗MC Hotdog、茶米Davi,到蛋堡、满人,再到熊仔、BR;我们都非常熟悉。不过今天开始,我将带你们了解台湾说唱历史上,举办时间最长、影响力最大、内地朋友也都非常关注的battle赛事,“Diss RBL”。

作为台湾说唱圈最受关注的battle赛事,当下台湾说唱年轻一代rapper的半壁江山都参加过。诸如BR、熊仔、俊升、Q毛萬、春艳等众多当下台湾中坚力量都有过在“Diss RBL”参赛的经历。但是要说“Diss RBL”,我们必须先认识一个人。

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

这是一位你们不一定了解,我却非常尊重的,台湾说唱历史上不得不提的人物。这个人不是台湾人,但和台湾有着不解之缘。他就是台湾历史最久、最有影响力的battle赛事“Diss RBL”的主理人,Dallas Waldo。我们的文章,就从他的故事开始说起。

阿龙比铁麦Showtyme的中文水平好得太多了,好到可以指出我文章语病的水平,这篇文章之前写了很多,但又被我反复调整修改。最后我决定用阿龙的口吻来记录下整个故事,因为很多他的心理活动及故事细节,从他的第一人称视角,才能最贴切阿龙的自述。

我的名字叫Dallas Waldo,加拿大人,1989年生,我的中文名叫阿龙。随着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和影响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外国人选择了和中国相关的事业。我从小就对神秘的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因此迈入大学后,我主修了国际贸易,选修中文专业。

在我大三那年,我终于来到了这个让我充满好奇的东方国度。2010年,我来到了上海留学。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鲜有趣的。我很喜欢旅游,去探索他未知的地方。我喜欢上海的繁华,北京的庄严,以及中国各种峻秀的大好河山。

但是上海也有我不喜欢的地方,比如网络。我居然连YouTube都不能看了。这也是很多外国人在中国的困扰。

我去上海的目的,自然是学业为先。在上海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年后,我就不得不回到了加拿大的母校,迎接毕业了。但是,那时的我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想法:“我最喜欢的就是中文,我应该继续去中国进修。”

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

既然我已经体验过一年的大陆生活,但中国实在太大,我仍然想了解更多这个国度的未知。我在本科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回中国大陆,而是选择了更让我充满好奇和未知的宝岛台湾。

对于我这个加拿大人,台湾和大陆的关系,我当时似懂非懂;甚至当时在我身边很多人还会把台湾和泰国、马来西亚搞混淆。我就是带着这种更大的好奇,来到了台湾,继续为了深造我的中文。

宝岛台湾在我眼中,没有了上海的繁华,但是这里的空气似乎更好,我也能很方便地去到海边或山上享受大自然;而在大陆,我得长途跋涉。最重要的是在台湾上网也不会受限,生活环境和我在加拿大更加接近。

2012年8月,我来到了台湾。在来台湾的头一年半里,我更加疯狂地补脑中文。基本上每3个月内,才休息7天。但也正是这种刻苦学习,让我的中文飞速进步,并且顺利拿到了教育部的奖学金。

业余生活中,我还会去当英文家教、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为的就是更好地融入当地群体和社会,更快地把中文学好。这是我到台湾的第一年,但却是我学习中文的第五年。我很怕自己浪费了时间,没学好中文。

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

我其实除了是喜欢学习中文以外,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说唱。并且,我喜欢说唱的时间比喜欢中文还要久了。在我去中国之前,我在加拿大就已经开始了我自己的说唱之路。

加拿大有一场很有名的Rap Battle比赛,叫KOTD(King of the Dot)。这个比赛的影响力就相当于中国的”IronMic”和“地下8英里”一般。在我第一次去上海之前,我已经参加过3场比赛,每一场都获胜(战胜了Lucianno Crakk,Faktual,Shane Stone;)。

我当时没有出名的作品,我尽量想要通过battle得到加拿大说唱圈的认可。就算要从渥太华自费去蒙特利尔比赛,我也愿意。我甚至还要多付$10加币买通摄影师,让他把我的画面剪辑进视频里。

但到最后,他们根本就没有做视频,选手们给摄影师的钱都打水漂了,这点让我很生气!因为钱都被当地主办人Loe Pesci卷走了。.

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

KOTD中的阿龙

不过我依然每次都认真准备,且每次我都带来了精彩的表演。在我第三次获胜的时候,主办方在现场宣告我已在从选拔赛中成功晋级,脱颖而出,晋级到正式KOTD总决赛。但很可惜,我那时要来到上海留学了,因而错过了我最好的展示机会。

对于我在加拿大的说唱之路,来到中国,当时基本就意味着放弃了,但好在上海给我带来了很多新的感受和生活,我也不再为没有参加KOTD而遗憾。

在上海我的功课不多,因此有很多时间可以玩音乐,我还写了我的第一首中文歌,歌名叫“非常满意”,我还用这首歌在学校的外国人歌唱比赛,获得第三名。

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

上海比赛中的阿龙

在上海时,我第一次听到Iron Mic。不过那时候说唱在中国真的非常小众。但那一年,上海其实还特别办了外国人的battle比赛,我有去参加还得了亚军。比赛是Freestyle配伴奏的方式,对手是谁我都不记得了。

至于KOTD,没想到在我放弃的那年,KOTD这个比赛全球爆红了。他们次年举办了第一次的World Domination活动,邀请了全球各地的高手来参与,诞生了好几部非常精彩的比赛影片,特别是Pat Stay vs Hollohan,Pat Stay vs Arsonal。因为比赛的成功,KOTD的发展变得特别快,而想要参加的人也越来越多。

而当我离开上海回去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我只好再一次在KOTD的新手联盟选拔赛中奋斗(对手分别为:Jams of Oni,Bigg Ceaser,Lokust,D.Rose)。

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

我最精彩的KOTD比赛是「DallasWaldo vs Bigg Ceasar」,那是个势均力敌比赛。在第三轮他攻击我很多有关于去上海的事情,譬如:「he thinks Jet li,is sexy;he’d be a happy man to be stuck in a rush hour traffic jam with Jackie Chan」,

但我的反击更强:「That’s right,I went to Shanghai.They call me the ding dong who sing song in ching chong.I gotta big shlong‘bout this long your chick love to sit on!And that’s why your girl’s into me.I stroke that bitch all night and she loves my calligraphy」;

我的这段中文翻译为:「没错我去了上海,你说我用中文唱歌是煞笔,但我的屌有这麽长,你马子爱坐在上面上上下下;她希望我娶她,她才会有绿卡,她说我的屌像中国毛笔一样,而她喜欢我在她身上的中国书法」。这段表现当时在现场炸了,因为我早就料到这些人会拿我去中国留学说事。

铁麦有大狗,地下8英里有夜楠,而阿龙创办了台湾

对Bigg Ceasar时的阿龙

上面说的这些,基本就是我去台湾之前的故事了。所以不要小看我的实力,这么多年来,还有很多人以为我根本不会说唱,拜托!语言的限制真的太大了。你们有机会说说非母语,就能感受我的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