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事件”之后,,大狗还是那个大狗!

2019年11月28日21:08:53 发表评论

大狗,我心中的“中文battle教父”。他曾是很多人中文说唱的启蒙,甚至被视为中文说唱的英雄人物。

但现在的他,因为半年前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成了许多粉丝、圈内人士、甚至媒体都唾弃的“败类”和“耻辱”。

我早就说过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记录下Iron Mic的详细历史,但是要完成这个目标,我离不开Iron Mic的支持。

虽然Iron Mic主办团队中的许多重要人物我都早已认识,但最重要的大狗我一直没有机会结识。我必须找到大狗,并且不是只加个微信聊聊而已。

几个月前,我和大狗在武汉见着了。大狗和我是南昌老乡,这让我们有了更多话题。从他以前读哪个学校,到住哪,再到为什么留在武汉,我们都聊了不少。我从他以前毕业的重点高中、他家庭住址等方面,都就不难推测出他从小的成长环境。

和很多第一句就是“what’s up,bro!”的年轻rapper不同,这个“中年男士”自然稳重很多。武汉早已是大狗的第二故乡。大狗的武汉话尽管我听不出是否地道,但给我的感觉还是说得挺local。

我和大狗面对面聊了足足5个小时,从他最早从南昌来武汉读书,到加入No fear,到Iron Mic,再到最近那件事情,他说他把能说给我的全告诉了我。对此,我很感激。

十多年前的大狗,和No fear前队友们

关于Iron Mic,我有着问不完的问题。但即便找到了大狗,很多问题我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原因很简单,时间太久了。而且这个世界上,估计已经没人可以解答了。比如05年茶米夺冠那次之前的比赛,大狗都还没出道呢,我该何去何从。

我其实特别想问一句:“狗哥,给我一份Iron Mic历年的详细花名册。每年的参赛名单、对阵列表、四强有谁、八强有谁”。但我知道,我问了也是白问。

这么多年来,Iron Mic的主办团队一直都是由他们的“冠军Family”组成,成员包含了创始人Showtyme、大狗、Tangking、MC飞、派克特、马俊等多位历史冠军或重要人员人组成。成员是不固定的,之前还有王波、茶米Davi、Raplh,甚至小青龙。

他们不是公司,只是一个民间组织。所以,团队除了创始人Showtyme以外,其余所有成员都属帮忙性质。而大狗常年稳定,其他成员则每年都会视情况参与。

大狗其实一直被外界视为Iron Mic的主理人,但大狗强调:“Iron Mic只有一个老板,就是创始人Showtyme,我们其余人都是帮他打工的。”

这样的体系,这么多大佬,谁会去做那些琐碎的点滴记录呢?所以,对于这支纯粹的undergroud组织,我还是非常理解的。

不过,我最不能理解的一点,其实是关于Iron Mic比赛视频的问题。曾经竹游人老大Blakk bubble告诉我,Showtyme早在通讯不发达的20年前,就有记录影像资料的习惯。但为什么自从2014年开始,Iron Mic的官方视频就再也没有放出来过?

大狗对此也解释了很多,大意是为了鼓励大家去体验现场,并举例很多街舞比赛不允许拍视频等等。我当然也表达了我的看法,但我知道我不可能改变他们。

最近两年,随着“8英里”、“干一票”等赛事崛起,Iron Mic已经不再是一家独大,甚至年轻人已经更加偏爱的另外二项赛事了。

我问大狗:Iron Mic还会回到曾经的辉煌吗?大狗:“Iron Mic根本不在乎什么辉不辉煌,而且他一直在走一条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路!”

往年的每年9月底,Iron Mic都会开始全新的一年征程。Iron Mic已经到达过中国的所有省份地区,包括台湾。不过今年的Iron Mic因种种原因,至今始终没有开赛。

除了Iron Mic,和大狗聊的内容必定避不开半年前的那件事,大狗都经历了什么?先别急,除了那件事,我先来捋下大狗的“黑历史”,再让慢慢来告诉你。

大狗的“黑化”之路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实圈内多年来一直有着各自关于大狗的各种负面说法。

光我听过的就有“满嘴跑火车”、“帮他演出不给钱”、“倚老卖老”、“不尊重新人”等等。这些都是圈内人士给予大狗的评价,尤其以2019年最为风口浪尖。

2019年4月,大狗以他的公司“笔格道”的名义,在许多媒体做了头条广告,宣传比赛,签约新人。

一大波推广之后,大狗得到了什么?达到了他的预想效果吗?最终,大狗背负着“虚假宣传”、“骗违约金”、“不平等合约”的骂名收场。

合约其实我也看过,其实大狗和新人们的矛盾爆发根本不是合约本身的问题,问题是出在沟通方式上。大狗当时派人拉了6个群,每个群200人左右,大狗在每个群丢下一段关于签约的话,就再未现身,态度显得非常高高在上。

这年头,说唱圈的年轻人们各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和“老子最吊”。他们哪里会吃这套?换来的只有一肚子气,于是憋出了一系列的diss track,当中包括我们熟悉的小鸭哥、杨成熙、张弈等等,而事情最后也变成了大狗的讨伐战。

“笔格道签约”事件简单叙述就是:大狗没顾忌新人们的感受,和新人们的沟通出了问题。事情一点不复杂,甚至挺简单的。

大狗承认自己沟通上存在问题,不过大狗认为:我很多时候确实只顾及了自己的感受,但我和他们大部分人都非亲非故,所以我不是来考虑他们感受的。

还有一个“黑点”,一直以来,大狗都有在微博回复留言的习惯。面对攻击他的话语,大狗都毫不隐晦地怼回去。偶尔在朋友圈还会发些给人感觉很过激的言论。

其实,我也不想明白大狗为什么会这么做。反正大狗因微博互动和朋友圈里“口无遮拦”的事,没少被骂被撕。但这就是大狗,一个从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2019年6月29日,对大狗来说是人生中最特别的一天。有自媒体于这天发布了一篇标题为《人性恶臭!说唱圈某OG吸毒后强奸未遂》的文章。

文章矛头直指大狗涉嫌强奸,并爆出了大狗和当事女孩的众多对话细节。文章一出,便在圈内引发了巨大反响,当事女孩之后还去事发地报了案。自此,大狗的“黑化之路”走向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强奸犯”!大狗多了一个新的“标签”。这可是比上面说的“满嘴跑火车”、“帮他演出不给钱”、“倚老卖老”、“不尊重新人”等标签还要恶劣百倍的“罪名”。

事发后,当事女孩说自己一度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但其实大狗当时的心态也好不到哪去。大狗非常愤怒、无耐。这一击真的太重了,大狗瞬间跌入深渊,成了说唱圈“人人喊打”之辈。

那些曾经和大狗交恶过的人,乐开了花,基本把他骂得不是人;那些大狗不认识的普通网友,肆意在网络上问候大狗的家人;还一些大狗都没听过名字的“阿猫阿狗”也跳出几首diss,喷上几句。

有些交恶过的,很好理解他们会出diss,而更多的是大狗都那些叫不出名字的人出的diss。当时那事爆出的3天内,市面上至少出了两位数的关于大狗的diss。

当然,这些其实对于大狗都不算什么打击重创,最打击大狗的伤害是大狗突然发现身边那些所谓的圈内兄弟,全部刻意和他保持起了距离。大狗对于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现实生活中,我们都会把大部分自己认识的人都称为“朋友”。可是我们一般都不会去刻意搞清“朋友”和“认识的人”的区别。大狗终于知道了哪些人是朋友,哪些人只是认识而已。

其实在我和大狗的交流中,为避免尴尬,我并不想过多问及“风波事件”,但这又是一个围绕大狗的绕不开的话题。我见到大狗时,那件事已经过去了2个月,大狗的心态已经好了很多。

前面就说了,大狗是个连微博网友攻击他,都会回应的人。可是这次,一向敢说敢做、甚至口无遮拦的大狗,却选择了没有直接回应事件,只是说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大狗知道当时自己说什么,也没人会信他。

对于那件事,有个问题是可以肯定的。大狗当时确实想和当事女孩发生关系,这点大狗都不否认,但整件事情经过非常复杂和微妙。

按照大狗的叙述,女孩开始是接受与大狗舌吻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句“有没有想念我的吻”的梗。只不过女孩的态度在亲密接触后又发生了微妙变化,不想和大狗更进一步发生关系。

拒绝大狗之后,女孩和大狗的朋友一起去吃饭了,还参与了之后的DQI battle比赛。总之,整件事非常复杂、微妙。

事情大致就是如此,之后警方做了调查取证,但没有刑事立案。有人说是大狗最后找人摆平了这事,有人说大狗之后被抓了进去。这些说法还是可以否定不实的,大狗没那么大的通天本事,更没有成为“阶下囚”。

尽管没有被刑事立案传唤,但事件在公众心中却已是实锤。几天后,大狗参加了青岛的一个音乐节。那是最风口浪尖的时候,大狗上台后,能清楚地听到第一排就有人在朝着他大骂道:“强奸犯!”这些话都扎心般地刺痛着大狗。

大狗的这件事情让我联想到两件更加著名的类似事件,一件是刘强东2018年在美国发生的涉嫌性侵事件,另一件是NBA传奇球星科比布莱恩特2003年的性侵事件。

当然,三件事的背景、前因后果的不同之处很多,无法完全类比。但三件事也有相似之处,那就是当事女方都控诉男方性侵,而男方认为是自愿,大家可以自己品读。

而对于大狗的事件,我只是单单想表明:对于那件事,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场合、背景、进展变化、以及两位当事人心态的微妙变化都非常复杂,总之,不建议轻易听取任何一方的一面之词。如何定性,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

“风波事件”发生在当日晚上7点多钟,而当晚9点大狗的DQI比赛正常进行。尽管“DQI freestyle battle”广州站的比赛顺利完成,但之后“DQI”也因此事,让广州站那场变成了最后的谢幕赛。

那天DQI比赛结束后,选手、粉丝都争相和大狗合影留念。这可能是大狗最后一次受欢迎的场面了。

那次事件后,我们能在很多battle中听到有选手拿那次事件作梗说事。选手说得特有滋味,观众听得拍手叫好。

2007年,大狗靠battle成名。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被视为是battle文化的推动者,可最后自己却沦为了battle中的玩梗。一代“battle教父”最后落得如此下场,真的让人唏嘘不已。

2007年的第一个总冠军

事发的那段时间,大狗彻底想通了很多事,也彻底看透了这个所谓的朋友、圈子。事发后,大狗从开始的想为自己挽回名誉,到现在的看淡一切,大狗很失望,但也是无所谓了。

如今的大狗不再去和网友撕逼了,并删空了微博。而对于那些背后补刀、落井下石的“朋友”,大狗也不再愤怒。混了这么多年,大狗其实没少见这事,但现在终于释然。

大狗跟我说了几个在他觉得真正够意思的rapper的名字,但并没有说具体哪些人曾在背后“捅”过他,只是表示太多太多了。不过他也随意地指着我身后说了一句。

大狗指着我身后的墙,平淡地说道:“我被他就摆过一道。”我扭头一看,那是某知名说唱大碗的一幅画像。

大狗和圈内rapper们的恩恩怨怨,我其实并不清楚。但当人们总是说大狗如何人品差时,从没有人想想大狗帮过多少人。而且话说回来,我们撇开那件事不谈的话,大狗究竟是害了谁呢?

“其实我在圈内就没有几个真朋友,当他们觉得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们就会离开;当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们不用叫都会出现。我真正的好友大都是圈外的,大家一直关系很好。我的那些圈内好友我还能说什么?我就不说脏话了,哈哈哈!”大狗现在释怀地说道。

现在的大狗,坚持在健身,身心状态也都恢复了。刷着大狗的朋友圈,少了那些戾气较重的语录,多了他对生活点滴的记录。谈到大狗在健身房深蹲的各种新记录,他打趣地说:“我现在深蹲能到170KG了,希望早日赶上STA的BK大王,他都干到200KG了”。

大狗说自己打算远离这个浮躁且混沌的圈子,好好经营自己公司的其他事业。大狗和圈外朋友,在教育安全、中药等方面都有涉足投资。这些新的计划也让大狗开始了新的生活。

前不久,大狗在日本参加了叫“DOCU MEMENTO”的独立电影节。参展的全是独立导演拍的纪录片。

大狗在日本

“我们那个纪录片是在国内拍的,是在那个日本电影节上首映。其中就记录了办DQI比赛和后来那些事。”大狗说道。

大狗说,不管他今后的路怎么走,大狗都会做自己的第三张专辑。我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又翻出大狗从前的作品出来听,那张发于2009年的《王可》整整十年过去了。

当我点开他那首经典代表作的《在路上》时,歌词更让我感慨良多。我发现大狗其实还是那个大狗,永远年轻,热泪盈眶。

后记:为了这篇文章,我找了很多人,我和大狗的沟通也进行了多次。因为既要保证大狗的真实表述,又要不偏离整件事的客观事实。全篇文章更多还是希望读者们能独立思考,而不是一味盲目地跟风。下周三放出大狗采访的完整原话,有兴趣的继续关注。

目前大狗的处境是,所有人都认定了事件是实锤,责任全部都是在于大狗,但我强调的是,如此微妙、复杂事件过程,真的只有让法律去定性才合适。

“强奸未遂”还是“猥亵”,“自愿”或“仙人跳”,此类事件的任何微妙变化都会影响各种不同的定性,都会决定事情的走向,且对当事人产生一辈子的影响。所以,到底该如何定性,我们只有相信法律了。

“风波事件”目前最后的结果:警方在取证调查后没有传唤大狗;女孩删除了微博,还改了微博昵称,不知状态如何,但可以推测女孩是不再想提及此事;而大狗则受到了沉重的网络暴力,承受了相应代价。总之,他们受到的伤害至今都未消除。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