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2019年9月9日21:32:43 发表评论

在Iron Mic历史上,诞生了众多中文说唱圈的实力Rapper。特别是这项比赛的冠亚军之后都成了日后我们熟悉的知名Rapper,诸如马俊和大卫,派克特和丁飞,大狗和Nasty ray等等。但是有一年的Iron Mic,不仅比赛视频没有问世,连最后的成绩也鲜有人知,而且并不年代久远。那就是2016年的Iron Mic总决赛。

其实那年的总冠军就是现在大红大紫的小青龙。小青龙当时是蝉联冠军,2015年他和王齐铭在冠亚军赛上的相爱相杀,我们都记忆深刻。但是次年的蝉联冠军,究竟是如何取得,那就真的鲜有人知了。我记得当年我查遍了微博也不得而知,而小青龙在最后决赛的对手谁,更是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谜团”。

那年的全国亚军其实是一位北京Rapper,叫大疯猴儿。我相信这个名字除了北京的朋友,不一定有多少人熟悉。但我介绍他另一个身份,你们或许会更熟悉一些。他是辉子的好兄弟,北京榫卯团体的成员,马森。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大疯猴儿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94年生。因其自幼学习美术,除了是一位Rapper外,他也是一位专业的平面设计师。别看现在的他也只有25岁,但其实他也算是见证了北京说唱近十年发展的全历程。

大疯猴儿和所有北京孩子一样,也是深受阴三儿、Nasty ray影响的一代。中学时期的大疯猴儿在网上疯狂搜索Battle视频。那个年代,没有所谓的脱口而出的华丽爆点,但有更为纯正的Hiphop原味。这也深深影响了大疯猴儿之后的风格。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早年的大疯猴儿和Nasty Ray

2012年,大疯猴儿第一次参加Battle比赛。那是过往文章中多次提到过的北京最地下的《Natural Flavor》。在那次2 V 2的比赛中,大疯猴儿并没有取得好成绩,但是他遇到了同样酷爱说唱的同龄新人,辉子。

当时的大疯猴儿和辉子都还只是中学生,二人最初只是QQ好友,不算一见如故,但也彼此认可。每次但凡有Battle比赛,他们总能在现场遇到对方。久而久之,二人成了好友。

和很多说唱歌手不同,大疯猴儿其实一直属于把说唱当兴趣去做的人。他在Battle舞台取得的成就不如辉子那么突出,但人们总能在舞台上看到他的出现。早期那几年的大疯猴儿经常参加了各类大小赛事,但是没有特别突出的成绩。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2014年Iron Mic北京站,也就是黄旭夺冠那次。那时斯威特、张千等北京本土Battle好手已经是台上的主持,北京的圈子属于新老交替的时期,实力水平整体都比较接近。不过,大疯猴儿在那次铁麦中并没有取得太好的成绩。

我第一次真正注意到大疯猴儿是在2015年,那年红花会的首次举办《干一票》,在北京站的比赛中,大疯猴儿一举夺魁。这位纯正京腔的的选手让我眼前一亮,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北京终于有人站出来了。因为那几年,北京真的没有出过优秀Battle MC了。

当时大疯猴儿《干一票》北京决赛的对手是也是一位北京人,叫劳燕。对手劳燕的词汇脏话很多。面对这种形式的攻击,大疯猴儿听到劳燕的肮脏的词汇,皱着眉头,摇着头,不带一句脏话地战胜了劳燕。这也算是一场经典的如何应对“肮脏”攻击的成功案例。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2015《干一票》北京站

那次大疯猴儿给我的印象是,他的风格又和当时市面上的Battle MC完全不同,说实话我当时还挺期待他在全国大赛中的表现。

2015年《干一票》绝对是中文Battle历史上的值得记录的经典,总决赛的精彩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年的Iron Mic。参赛选手可谓群星荟萃,PG One、辛巴、小车、毕冉、小安迪、王齐铭等都在其列,我们看看当时的这套参赛阵容就能想象激烈程度。

大疯猴儿第一轮就对上了当晚夺冠头号种子,那就是即将加入红花会的PG One。和PG One的这场比赛进行了两轮,大疯猴儿输了,而且他输得心服口服。

PG One一组“大疯猴儿,挂钟楼”的三押在第一个回合就让比赛基本没了悬念,加之场下PG One粉丝众多,大疯猴儿的首次全国大赛之旅就这么草草收场。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酷爱收集复古球衣

虽然是“一轮游”,但对于首次外出参加全国大赛的他来说还是有很多收获。首先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风格和真正的凶狠派相比特别“佛系”,并且在走出北京圈子后,才发现全国各地还有这么多顶尖高手。

2015年同年,大疯猴儿和辉子以及其他两个好友一同建立了“Krazy family”,有了去年的全国大赛经验后,大疯猴儿在北京本土的比赛更加得心应手。

而好兄弟辉子在2016年,更是完成了自己Battle生涯的“大满贯”,揽获了那年Iron Mic、八英里、三寸三项大赛的北京冠军。

其中,2016年Iron Mic的北京分赛更是他们二人的圆满结局,因为决赛中的冠亚军都被辉子和大疯猴儿这对好兄弟包揽。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辉子已经在上一年参加了2015年IronMic总决赛,于是他把这年参加总决赛的资格让给了大疯猴儿,也让大疯猴儿有了再次出征全国大赛的机会。大疯猴儿在这年Iron Mic全国大赛上表现非常出色,尤其是他个人浓厚的北京风格,让他在那届比赛的选手中显得特别与众不同。

大疯猴儿那年前几轮都顺利过关,直到半决赛,才遇到了真正考验他的时候。因为他遇到了当年的夺冠大热门之一,上海Iron Mic四连冠的KC。

这是一次典型的南北风格碰撞,KC之前已经在2014年进过一次全国四强,而2016年这次也是KC的最后一次参加的Battle大赛,他自然是全力以赴。

大疯猴儿回忆那年这场比赛时说道:“我深知我Freestyle水平可能不如他,但比赛就是充满了未知数。夏洛特山猫也没准能战胜金州勇士,这就是竞技类比赛有意思的地方。”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最后,那天状态爆棚的大疯猴儿,战胜了夺冠大热KC。我觉得就如大疯猴儿所说,这不是没有可能,其实2018年我采访KC时,KC本人也说过这场比赛。当时他确实是有些轻敌,并且压力较大。不过这就是比赛,Iron Mic的历史也不会改写。

大疯猴儿不知不觉就挺进了Iron Mic全国总决赛的冠亚军决赛,最后的对手是卫冕冠军小青龙。面对小青龙这回没有再次爆冷,不过大疯猴儿全国亚军的成绩也算是给他的Battle生涯画上了圆满句号。在此之后,他也再也没有参加Battle比赛。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2016 Iron Mic总决赛,大风猴儿对小青龙(右)

大疯猴儿没赶上好时候,他的这个“全国亚军”头衔是曝光率极低。过往的Iron Mic再没曝光也至少有些粉丝拍的零散视频,但至今2016年Iron Mic总决赛几乎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和视频记录。

以至于除了我这种超级发烧友,真的没人会去挖掘这些历史。导致大疯猴儿成了最无人知晓的全国亚军。

2017年,辉子在《中国有嘻哈》一举成名。那年大疯猴儿在海选也有很不错的表现,只不过最终没有能进入正赛。不过借着辉子的走红,他们的团队Crazy Family也被更多人知晓。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支团队经历了三年风雨历程后,因各种原因而解散。

2018年,大疯猴儿和辉子、较劲白佳,一同组建了全新的团体“榫卯音乐”。直至今日,作为北京代表性的说唱团队,他们给无数年轻后辈树立了榜样。大疯猴儿说,他和辉子、白佳三人的默契、信任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白佳(左)、大风猴儿、辉子(右)

辉子永远信任大疯猴儿在他的身后帮他Back up,大疯猴儿要是哪一句词唱踹气了,辉子也总能第一时间帮他顶上。这也就是“榫卯”本身坚固、牢靠的寓意。

在全国范围,大疯猴儿至今都不算什么很出名,更没有他兄弟辉子的热度。或许很多人眼中,他只是辉子身边的“绿叶”,但大疯猴儿从来不介意这些。这么多年来,能一直坚持做着自己喜欢的说唱,我觉得这就足矣获得人们的尊重。

辉子的一个铁麦全国亚军队友,马森

“榫卯”的全国巡演又即将开始,大疯猴儿也计划明年出一张个人专辑,在此祝愿大疯猴儿和“榫卯”一切顺利。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