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管闲事”的杨和苏为豫章书院受害者写了首《豫盖弥彰》

2020年10月20日16:16:51 发表评论

今天中午12点,杨和苏发布新专辑《辩护人》part.2,包括三首歌《豫章书院》《欲盖弥彰》《十五.五十》。

《豫章书院》是从受害者的角度出发,用独白的形式讲述受害者在豫章书院的遭遇,被关小黑屋、没吃的、为了自杀吞牙膏。

《豫盖弥彰》的叙述角度仍然是从受害者出发,表现形式是说唱,相当于是说唱版的《豫章书院》。

 

《豫章书院》《豫盖弥彰》的故事取自豫章书院受害者的真实经历,这位受害者微博名叫“姗尼玛大王丶”。2017年10月28日,姗尼玛大王在微博讲述了她2014年在豫章书院的经历,差不多就是杨和苏在《豫盖弥彰》里唱的那样。

“然后就把我押进了个小黑屋用大锁锁了起来,里面没有床只有一套又脏又臭的被子和一桶水和一个沾满食物残留物的碗。”

“记得有一次刷牙一时想不开把半管牙膏全都吞了进去,但是我没有如愿以偿的获得去医院洗胃的机会,教官说牙膏里的成分肯定死不了,肚子疼了半宿我才知道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我们的安全。”

“上完一天的洗脑课就开始进行考德,要是说不出,教官会拿一个大的铁尺子打你的手心,被打完还要说谢谢教官,就在当晚我被打了13个戒尺,手心红肿连带着手腕上都是肿的戒尺印。”

当时姗尼玛大王向《新京报》讲述她在豫章书院的经历。

两年之后,即2019年11月,有媒体曝出豫章书院一直阴魂不散。豫章书院的志愿者“温柔JUNZ”说豫章书院自从停业关门之后,一直在骚扰、威胁志愿者们,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被无孔不入地攻击、骚扰,有人失去工作,有人患了抑郁症。(志愿者指举报、对抗豫章书院的人)

就在上个月,温柔JUNZ说他接触到一个比豫章书院还严重的戒网瘾学校。

豫章书院阴魂未散,而且还有其他“豫章书院”存在。

所以,杨和苏写《豫章书院》《豫盖弥彰》是有必要的,是有现实意义的。

我看了下姗尼玛大王的微博,多年后,她已脱离了豫章书院的阴影,在北京上大学,快乐的生活着,她刚刚还给杨和苏的《豫盖弥彰》点了个赞。

但是,戒网瘾学校仍然存在,仍然有别的受害者像姗尼玛大王当年那样被囚禁、殴打、虐待。

杨和苏说,希望在这个聪明人的时代,有更多人能学会“多管闲事”。

那些走上主流的rapper,变得有些谨慎,不太敢触碰敏感话题,但杨和苏仍然选择“多管闲事”,为他人发声,做受害者的“辩护人”。

严敏几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在《说唱新世代》追求的是说唱的本质,“说唱本质是什么?是发声,是为弱势族群发声,是为被忽视、被忽略或者说被看不见的那些人群发声。”

最近几年,敢于发声的rapper越来越少,一是这类题材的作品不赚钱,hit song基本上是情歌,或是说娱乐性质的歌,二是有风险,轻者被下架,重者甚至被禁演。但即使这样,仍然有“多管闲事”的rapper站出来,比如法老、董宝石在2018年diss过杨永信。(跟豫章书院性质差不多)

还是那句话,rapper的敌人不是关掉音乐的人,而是这操蛋的世界。这个时代不缺聪明人,缺的是“多管闲事”的人,说唱圈亦如此。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