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从哪儿了解黑人文化?(黑人的文化传统)

2022年4月7日14:08:49 发表评论

我们可以从哪儿了解黑人文化?

George Floyd 事件发酵了一周,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抗议,相信只要你最近没断网,多多少少都有关注这件事。

微博上有一个视频流传很广,那是三位黑人在游行中的一次争吵,一个46岁,一个31岁,一个16岁。视频中,31岁的男人,双手紧紧抓住16岁青年的双臂,用几乎破音的怒吼告诉他:如果你不想10年之后再次回到同样的地方、做着同样的抗议,你和你的年轻同辈必须想出一些新的方法,因为我们这上两代人所做的这一切,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事情还在不断发生。

为什么事情还在不断发生?

5、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之后,吉姆克劳法被废除,法律层面的种族隔离已经不存在,但基于歧视的事实隔离依然存在。这种隔离可能是物理层面的(例如上世纪北方工业城市中产白人加速往郊区搬迁,留下市区的烂摊子给黑人),也可能是精神层面的(例如隐藏在校园和职场的诸多隐性歧视)。

底层黑人被“White America”事实上地隔绝在好的教育机会、好的医疗条件、好的法律保障、好的就业环境之外。而在后工业化时代的美国,靠着体力活是无法成就一个中产家庭的。因此,底层黑人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虽然在体育和音乐行业里有许多不世出的黑人天才引领全行业,但黑人中产阶层依然迟迟无法壮大,黑人当中穷困的底层人口依然占比高企。

在新冠疫情的催化中,底层黑人的生活困顿加剧,再遇上 George Flyod 事件,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这些系统性的困境,绝对不是一些网友口中“黑人就是懒”、“把上街的功夫用去工作你早就成功了”就可以解释的。

北方公园关注流行文化,而今天我们消费的流行文化中,有大量精彩灿烂的作品和现象,都源自美国黑人的创造力:Hip-Hop 音乐,街舞,NBA,潮流服饰,球鞋文化,许许多多黑人创作的电影,等等等等。这让我们对美国黑人遭遇的不公对待有更深的共情。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是一个热爱流行文化、黑人文化的人,并且对美国黑人的集体经历和困境感兴趣,我们为你准备了这份作品清单。

以下这些电影/电视剧/纪录片/音乐作品串在一起,会较为系统地告诉你,从种族隔离和民权运动时代,到后吉姆克劳法案时代,再到千禧年前黑人用文化凝聚起整个族裔,再到最近二十年黑人文化攻入主流舞台为全世界创造了无数的文化宝藏……美国黑人这半个多世纪以来到底经历了什么。

要完全了解美国黑人历史,光看这些肯定还不够完整,但这些作品绝大部分是北方公园编辑部的大家看过、并且非常推崇的。抛砖引玉,读者朋友如果有珍藏的优秀作品,欢迎在留言区贴出告诉我们。

我们可以从哪儿了解黑人文化?

推荐作品:《I Am Not Your Negro》/《The Fire Next Time》/《Who killed Malcom X?》/《Detroit》

我们可以从哪儿了解黑人文化?

《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2016年

“我要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黑人在美国的故事,它就是美国的故事,但这个故事并不好听。”《我不是你的黑鬼》里詹姆斯·鲍德温所撰写的这句解说词,完全可以成为打开所有黑人相关流行文化作品的一个序言。

《我不是你的黑鬼》的主线就是20世纪60年代相继被刺杀的三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马尔科姆 X、梅加·埃弗斯,画面是那个时代的纪实影像、新闻报道和影视作品,不过看完这部纪录片之后你大概率会记住的是詹姆斯·鲍德温写的解说词,冷静、客观、充满思辨但又饱含着对黑人境遇的愤恨和不满,就像很多人评价的那样,《我不是你的黑鬼》是一部影像版的散文诗。

民权运动和《我有一个梦想》是我们每个人从中学课本就开始接触的内容,但我们对它的认知往往是片面、带有偏见的甚至是浪漫化的,《我不是你的黑鬼》则全景式地展现了民权运动抗争的艰辛历程,每一个微小的进步,背后都凝结着黑人曾经的悲惨命运。

历史总在重复,黑人被压迫和抗争的故事不只发生在伯明翰,不只发生在阿拉巴马,它可以发生在全世界任何的角落,而且还在一直发生着。


我们可以从哪儿了解黑人文化?

《下一次将是烈火》(The Fire Next Time),2019年

直到去年8月,詹姆斯·鲍德温这本著名的《下一次将是烈火》才首次发行简体中文版,而这距离它首次出版已经过去了56年。

詹姆斯·鲍德温也许是美国当代最著名的黑人作家,而《下一次将是烈火》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书里其实只有两封信件,分别写于美国黑奴解放运动100周年和阿拉巴马针对黑人的暴力事件期间。

詹姆斯·鲍德温曾经说过,所有的艺术家,如果要生存下去,都会最终被迫讲出一切。他在一生的创作中都在践行这件事,但他并没有把讲述集中在个人痛苦的层面,而是一直尝试将这种痛苦与整个黑人族群乃至整个社会的命运相结合,他从不回避直面苦难,但也从不沉溺于苦难之中。

当我们此刻再翻开书中第二篇信件《十字架之下》,很容易就能找到与现实的对应和连接,“今天威胁美国的种族矛盾并不是真正的憎恶,相反,它只是象征性地和肤色有关。这些矛盾,和爱,或者杀戮,都有同样深刻的根源。白人们不愿承认—显然处于他们不可告人的原因—他们把个人的恐惧和渴望投射到了黑人身上。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