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为何成了历年热度最低最糊的说唱节目

2022年10月23日21:41:37 发表评论
摘要

9月23日,播出两个多月的《黑怕女孩》落下了帷幕。虽然这档节目的豆瓣评分是6.0的“及格分”,但是这

9月23日,播出两个多月的《黑怕女孩》落下了帷幕。虽然这档节目的豆瓣评分是6.0的“及格分”,但是这档节目在垂直圈层中的实际热度低得可怜。

一天后的7月19日,《少年说唱企划》公布了选手阵容,开始了对《黑怕女孩》一家独大形势的挑战。

在节目第二期准备播出的7月22日,该节目参赛选手孩子王DrakSun被曝出“捐款截图是P过的”,一时之间群情激奋,相当于变相给《少年说唱企划》做了宣传。《黑怕女孩》的第二期也因此失去了流量。

此时,《黑怕女孩》已经有一些不妙的势头,因为它的第一期远远没有像《中国有嘻哈》和《说唱新世代》的第一期那样惊艳,而坊间又普遍对这个打着“国内第一档女性说唱综艺”的先行者寄予厚望,所以第一期播出后评价是毁誉参半。

当然,大家也不至于因为一期节目就给整个综艺盖棺定论,所以第二期能否打个翻身仗尤为重要。

可惜的是,我们之前已经说过,《黑怕女孩》的第二期撞上孩子王诈捐事件,没有什么流量和讨论度,于是这个翻身仗的机会也没有了,只能等到第三期。

但是第三期还需要再等待一周,再加上第一期到第二期之间的一周,也就相当于在半个月的时间内,节目无法依靠正片内容带来什么流量和热度,也没有留出什么悬念,这样观众的留存度和讨论度只会越来越低。

所以,对于《黑怕女孩》来说,第三期其实就是“生死战”了,如果第三期还不能把流量与热度挣回来、还不能把口碑做好,那这档节目就会在真正意义上“凉凉”。

而这一次,参赛选手大笑给了节目组一个“变数”:她公开在微博上点名《黑怕女孩》节目组,表示自己被恶意剪辑了。

通常来说,选手Diss节目组是能够给节目带来一些热度的,热度本身没有正面负面一说,有就是好的。然而,即使是大笑这种成名已久的女rapper公开放话,也没有让《黑怕女孩》这档节目上个热搜什么的,这其实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

像选手Diss节目组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围观群众一般都会分成两派意见,一方指责选手“蹭热度”,一方指责节目组“有黑幕”。然而这一次,舆论几乎完全倒向了大笑,不为别的,只因为大笑吐槽自己“一首没唱,两场没播”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最终,《黑怕女孩》节目组并没有给出什么回应,大笑在一段时间后也删除了微博,这件事似乎就这样过去了。看热闹想听Diss的吃瓜群众,也悻悻离去。当时我们也写了关于此事的推文,而一位节目组的媒介公关人员找到我们,透露了一些真实情况。

TA表示,节目组本身也是知道删减舞台镜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而最终还是选择剪掉了一些舞台,是出于更高层面的指令,并非节目组的本意。而遭遇相关情况的选手并不了解内情,对节目组有所误解,在沟通后已经澄清了误会。

以上说法的真实性不低,也算是一种比较合理的解释。但有一点很肯定的是,连“选手Diss节目组”这样的事都翻不起水花来的《黑怕女孩》,已经真的凉透了。此后,关于《黑怕女孩》的零星报道基本只有两件事:一是来当大魔王的杨和苏以0比9的票数惨败,二是节目总决赛的播出。

当一档节目已经糊到需要靠嘉宾(而不是导师/选手)来制造话题的时候,当一档节目已经糊到只有总决赛才能引起一些关注的时候,我愿称之为真的糊。

回顾完了《黑怕女孩》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糊穿地心”的,我们也会提出那个最简单但又最深刻的问题:为什么《黑怕女孩》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凉了?

一时之间,有相当多的理由都在我脑海中涌现。但我们不妨从刚才回顾的时间线开始说起——开播的仓促、开播时间的不合理、节目时长的冗长,这是制作单位的问题。

被吴亦凡事件、孩子王事件抢走了风头,那属于意外。这两起突发事件固然对节目的流量有巨大影响,但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节目本身有爆点、有优秀的作品问世,即使当天被热点事件抢走了头条,第二天自媒体们也会继续跟进的,但这种状况没有发生,说明节目本身就是乏善可陈。

但同时,“发声”作品过多,也有造成审美疲劳的风险;另一方面,做好“发声”主题需要在作词和音乐上都有一定的能力,否则只能流于表面。

很遗憾的是,《黑怕女孩》中的选手们能够具备这两方面能力的人寥寥无几。更遗憾的是,由于赛制问题,这档综艺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以厂牌的形式进行合作表演,选手表演个人曲目的机会可能是所有说唱综艺中最少的,因此也有观众说:“这只是有黑怕元素的女团选秀节目罢了。”

在节目定位上,节目组强调自由表达;然而在节目赛制上,节目组又安排了大量的合作舞台,这就导致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表达必然难以实现,因为在合作舞台上总是需要让步和妥协。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合作舞台没有记忆点、没有Punchline,也就不难理解了。

从另一个角度说,即使节目组真正增加个人舞台的表演机会,《黑怕女孩》的热度也难有改观,因为大多数选手撑不起她们的个人舞台。再说直白一些就是,大多数女rapper就是技术实力不济,想法大于能力。

说唱技术中的Flow、押韵、一定的语速,都属于基本功,Vocal可以算作加分项,思想深度可以升华整首歌。

但是有的选手完全是本末倒置,一切以思想、以表达为先,对说唱技术本身的掌握程度堪忧,也没有什么音乐性,最终的结果就是做出毫无记忆点的舞台,拉低女rapper的整体实力。

所以,一整季节目下来,《黑怕女孩》几乎没有什么能够让人记得住的舞台,很多人的印象,甚至可能还停留在最早那部先导片里听到斑比的《牡丹》时候的那种惊艳感。

而在很多观众心中能够代表Real HipHop的脏脏、大笑等人,却没有留到节目后期,这也挫伤了观众继续观看的积极性。

另一方面,本来被寄予厚望的导师阵容,也没有发挥什么太大的作用。从《中国有嘻哈》开始,就一直有“王嘉尔来做制作人,一定比吴亦凡效果好”的论调,尤其是2018年AR在《皇帝的新衣》中cue到王嘉尔后,这种论调更是甚嚣尘上。

然而,《黑怕女孩》即使有王嘉尔的加盟,也没有对节目的热度有任何有益的帮助。在讨论到“究竟是谁在看《黑怕女孩》”这个问题的时候,王嘉尔粉丝纷纷来“撇清关系”。

说到“冠军厂牌”,这也是说唱综艺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以个人的形式颁发冠亚季军,以厂牌/团体的形式拿到最终名次,只能更加剧“这是一档带有黑怕元素的女团选秀节目”的刻板印象,也会让观众觉得这档节目Peace过度,没有什么刺激点。

最后,腾讯视频的剪辑也是一个问题。在《黑怕女孩》里,很难看到什么节目效果,戏剧冲突的点不够多,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互动,这也跟不少选手的新人身份有关。但剪辑不但剪不出节目效果,还把正常的舞台表演剪了,只能说是完全起了反面作用。

在总决赛播出那天,参赛选手赵大喜真的发布了一首对《黑怕女孩》节目组的Diss,她控诉节目组有黑幕、画饼,还认为节目组是在利用文化和性别议题收割流量。

但说真的,如果我是参赛选手,我内心最想说的会是:为什么我会摊上一个躺平任嘲的节目组?为什么节目组一点都不想为了节目火做点努力呢?

这些问题不会有人回答。有人问,《黑怕女孩》还会有第二季吗?我只想套用一句流行语来回复——拍得很好,下次不许再拍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