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九档节目,脱离嘻哈的说唱综艺越办越凉了(嘻哈和hiphop的区别)

2022年4月16日12:58:53 发表评论

通过综艺风靡一时的乐队和说唱,在2021年的夏天迎来了不一样的命运:乐队综艺只剩孤零零的一档,三档说唱综艺多到溢出。

说唱综艺多了,能出圈的却少了。云合数据显示,《黑怕女孩》《说唱听我的》《少年说唱企划》三档综艺都没能进入网综有效播放榜TOP10。观众记忆中这个夏天最“黑怕”的时刻,或许还是在《披荆斩棘的哥哥》里,GAI的那句“你的兄弟不尊重我的兄弟”。

走到第五年的说唱节目,迎来了拐点。《黑怕女孩》和时下最受关注的女性主义结合,《说唱听我的》尝试融合流行音乐,《一周的说唱歌手》做起了说唱打歌,《少年说唱企划》干脆培养起新生代rapper,节目们或多或少都在尝试做出创新。

五年九档节目,脱离嘻哈的说唱综艺越办越凉了

原有的说唱听众很难接受这种跨圈,而节目要去拓展的新观众,一时也走不进来。

朴宰范的那句“想要成为rapstar吗”,在2017年的夏天或许还可以兑现。今年的三档说唱已经走到尾声,选手们像是在节目里,做了两个月的说唱练习生。

徒劳的创新

五年九档说唱节目,也已经将中文说唱最有实力的rapper们选了个遍。选手们越来越年轻,实力也越来越差,“说唱N代”剩下的只有创新这一条路。

芒果tv《说唱听我的2》将“Hit Song”贯彻到底,节目加入了吴克群、龚琳娜、单依纯等流行歌手,将说唱、流行两种音乐形式融合,选出“双子星”,最终导致谢帝、弹壳等一线rapper在台下坐冷板凳,流行导师在台上侃侃而谈、却招致观众差评一片,场面尴尬。

腾讯视频的《黑怕女孩》做的是女性rapper的说唱竞技综艺,用近几年大热的女性议题作为节目核心。节目中,许多选手都以女性视角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第一期种就有选手将“重男轻女”作为表演主题。由于节目的延迟播出,原定的重头戏livehouse厂牌专场演出只能改为线上,最终也没能引起太大水花。

五年九档节目,脱离嘻哈的说唱综艺越办越凉了

《黑怕女孩》

改变最大是爱奇艺的《少年Z说唱企划》,这档节目用的还是《有嘻哈》的主题曲,但已经另改头换面,变成了“Z世代”的选拔,参加节目的选手年龄限制在18-24岁。

这档节目还没上线,流量担当时代少年团成员严浩翔退出录制,也让不少期待节目的粉丝直接撤离。节目播出后,更是连番出现选手负面新闻导致退赛,频频被爆出的“曲风相似”,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热度,让节目在说唱圈层的口碑雪上加霜。

观众对年轻一代的宽容,或许需要建立在作品的基础上。去年《说唱新世代》在豆瓣拿下了9.2分,很大程度上是靠着选手们的作品出圈。

除此之外,说唱综艺的氛围也变得越来越peace,从《中国有嘻哈》时PGONE写歌DISS全场,GAI对着镜头说“偶像别来沾边儿”,曾经的rapper们,很少在意自己是否会被观众讨厌或误解,正是这些让他们区别于传统的偶像艺人。

五年九档节目,脱离嘻哈的说唱综艺越办越凉了

但是在近两年的节目中,这种“火药味”近乎消失,选手之间的气氛越发和谐。节目中“乖巧”的选手们,总让人产生一种说唱练习生的观感。

说唱综艺都在忙着创新,但大多数都成了无效创新。除了这些节目缺少一些运气,更多的是,节目已经无人可选,就像车澈接受媒体专访时说的,这个市场确实应该养一养了。

“下头”的rapper

说唱综艺的“没落”,不止在于节目不再给观众带来新鲜感,rapper们频频爆雷也是重要的原因。

秉承“real”的说唱歌手们以往活动范围仅限圈层之内,又缺乏经纪公司的管束,登上节目扩充知名度之后,很容易被挖到过往的不当言行,从睡粉到吸毒,每个人都随时会被“从地上拉下来”。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