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gai当导师的节目)

2022年4月25日16:42:19 发表评论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在中文说唱的又一个夏天即将结束时,许多人依然怀念着四年前中文说唱初入大众视野时的那些美好回忆。而在讨论到回忆里最璀璨的那个名字时,GAI必然有着一席之地。

与同样出现在回忆里的其他名字不同的是,GAI的形象是“触手可及”的——从《少年说唱企划》到《披荆斩棘的哥哥》,从颁奖典礼到各类晚会,GAI从来不会缺席,并且往往是以这一代说唱歌手中翘楚的身份镇住全场。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在赢下冠军后的这些年中,“GAI爷只认钱”的身影已经无迹可寻。今年5月底,GAI的某场演出回到了重庆举办。在台上,他动情地说:

“我第一天来重庆开始到今天,真的很谢谢你们……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很多的人,他们说我嘞样不对,说我那样不对……GAI哥都嘞个样子了,我还超啥子社会?”

是啊,“超社会”的GAI早就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超级无敌GAI”,当然,某种程度上他也成了各类官宣海报中的“GAI周延”。只是简单盘点一遍微博ID的演变,GAI从代表“市井小民”的underground rapper成长为一位“堪当大任”的主流艺人的发展主路径,就已经相当明晰。

站在2021年去回望过去的七年,GAI是中文说唱的“近现代史”中,一位举足轻重的主线人物和代表人物。他和同样极具代表性的另一位冠军PG One一样,每个时间段的经历遭遇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概括出当时中文说唱的“全貌”。两人有数不清的差异,却又相当巧合地在某些方面有着不少的共同之处。而如今两人天壤之别的境况,也时常让人唏嘘。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而人们最热衷于讨论的一点,便是“GAI走上了最大的舞台,PG One却回到了最深的地底”。不提PG One的窘迫,单说GAI在节目后这几年获得的舞台,的确是中文说唱圈中独一份的。也许只有上过春晚的宝石老舅能在“巅峰度”上压他一头,但随着《野狼Disco》的热度逐渐消散,人们会发现,能稳定站在大舞台上的rapper,依然当属GAI。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节目后的这些年,GAI在很多不同的场合唱了很多不同的歌曲,其中有对流行歌曲的改编,有他自己想做的“新华流说唱”,甚至也有《兰花草》和《蒙着眼睛走》这种让人梦回“GAI爷”时期的Real Talk作品,但GAI自己曾经的经典曲目,则似乎只会零星出现在音乐节上。而他唯一一次把老歌“搬上台面”,则是在去年《中国新说唱2020》的制作人公演舞台。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在第一年充满回忆杀的《差不多先生》和风格新颖到令人啼笑皆非的《6》之后,似乎大多数人已经对明星制作人的表演曲目兴趣缺缺了。但是他们忘了,这一次的明星制作人里,有一颗随时可以爆炸的炸弹,叫做GAI。2017年,他在这个舞台上未尝败绩,一路高歌猛进挺进总决赛,拿下最终的冠军。

但当年的GAI,也并非拥有绝对的统治力:总决赛的第一场,他和热狗&张震岳合作的《酒干倘卖无》就没能拔得头筹,输给了PG One和吴亦凡合作的《以父之名》,不得不面临待定的境况,和同队的艾福杰尼争夺一个进入总决赛最终轮的机会。

平心而论,在那个夏天的那首《以父之名》,与PG One相关、与吴亦凡相关、与周杰伦相关、与贝贝相关。单凭这些名字,人气加成就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数量级。更何况,无论是《以父之名》的原曲还是说唱改编版本,都称得上是神作/佳作,GAI要在人气投票这方面去抗衡这样一首歌,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必然是无济于事。

但是,即使他清楚这种客观事实上的“人气不如人”,GAI却依然忘不掉这一次的“失败”。一直到2020年的制作人公演前,他的态度依然是鲜明的“我唾弃网络投票”。从本质上,他并不喜欢强调人气或流量,他更愿意用自己的作品和实力去征服最广泛的评价体系。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或许是清楚自己当年做过“说唱圈的缪斯”、曾经在言行举止上肆无忌惮过,成名后的GAI首先管住了自己的嘴,其次是基本不营销自己的人设。像“宠妻狂魔”之类的“人设”,并不需要刻意营造,毕竟他早就写过《我爱王斯然》了。如今的GAI再也不需要往自己身上贴标签了,相反,他在甩掉以前那些看似特立独行、实则成为累赘的标签。

所谓“一力破十会”,他不需要花里胡哨的营销,直接用音乐说话、用作品说话。作为主流认可度最高的说唱歌手之一,无数的晚会都在向他伸出橄榄枝。而在从前,他即使闹到整个中文说唱圈都来看笑话,也不能为他多带来几分钱的收益。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说回《中国新说唱2020》的制作人公演舞台。GAI最终选择了一首“串烧”,而这个串烧其实颇有深意。从完全清唱的《烈火战马》副歌,到音调直接高八度的《空城计》,再到全新编曲的《重庆魂》,如果能够理解这几首歌对于GAI的意义,也自然就能够听懂GAI想表达的意图了。

《烈火战马》首唱于《我是唱作人》,发布时间是2020年4月17日。这首歌的简介如是说:「GAI周延延续之前的家国胸怀,将当下的感触和英雄情结融入到这首《烈火战马》中,希望用这首歌歌颂华夏儿女在面对艰难苦困时,众志成城不惧危险的精神。“越是乌云密布,吾辈越单刀直入。万众一心烽烟起,保家卫国绝不俯首!”。」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很显然了,《烈火战马》是GAI在自己想做的“新华流说唱”的最新力作,是成名后的他在音乐事业上的追求。而这首歌随后被各种官方媒体选为军事类视频的BGM,也证明了GAI的能力依然配得上他的野心。

说到“新华流说唱”,很多人把节目后的GAI和天府事变视作“红色说唱”,讥讽他们“被招安”和“跪舔官方”。且不论这些言论的可笑,至少GAI和天府事变的区别他们是真没搞清楚。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天府事变往往是通过犀利的歌词和明确的主题(如《This is China》直接反击反华势力对中国形象的抹黑)引起官方的注意,并且他们擅长的是“用你的方式击败你”,《This is China》通篇是内容有料的英文说唱,这在中文说唱的大环境中是极其罕见的。

而GAI很少会把某个明确的主题或事件作为自己的创作动机(《中!国!万!岁!》是个例外),他更注重的是描述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和富有民族特色的存在,例如《投名状》、《兰花草》这些意象就有着浓厚的中国味道,外国人无法复制和模仿。如果说天府事变是“用你的方式击败你”,那么GAI就是“用你做不到的方式击败你”。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为什么GAI选择了清唱《烈火战马》并且只唱了副歌部分?我们不是GAI本人,很难揣测他编排设计的用意,但我们可以做一些合理的推测。首先,完整唱完三首歌是不太可能的,将近10分钟完全不断的Live,别说歌手能不能坚持唱下来,听众也该疲劳了,时长的考量很可能让GAI不得不砍掉其中一首。

而另一方面,《烈火战马》虽好,却不是GAI的最爱,也并非最爱GAI的听众们的最爱。GAI自己也清楚,他是“回到”这档节目,更有很多人盼着通过看到他,部分地“回到那个夏天”。所以GAI选择了砍掉相对新鲜且陌生的《烈火战马》,而把最经典的《空城计》和《重庆魂》毫无保留地献给了这个舞台。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GAI清唱《烈火战马》的副歌时,我不禁很突兀地想到了那句“冠军你拿去让你狂风肆意,节目里你十首歌抵不到老子四句”。虽然《烈火战马》有足足八句,但用纯清唱的方式表演出来,真的有一种莫名的自傲。

《烈火战马》占这首串烧的时长不过30多秒,也就和法老在《中国有嘻哈》那首《Hardcore Head To Toe》的前奏差不多长,所以某种程度上,这段《烈火战马》其实也就相当于前奏了。

伴奏音乐很快响起,盖过了GAI纯净人声的余韵。《空城计》,GAI曾经不止一次表达过对这首作品的喜爱,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他最为满意的作品了。《超社会》虽真,毕竟难登大雅之堂;《苦行僧》虽好,毕竟有《假行僧》珠玉在前。而《空城计》完全原创,在歌词上也有重大突破,更重要的是让GAI彻底找对了自己的音乐风格,这样的一首好作品,他怎能不爱?

在《中国有嘻哈》上表演的《空城计》,固然激情四射,却因为是总决赛之中的单独一轮,让得GAI必须有所留力,不能全情释放。但这一次,这一晚,GAI只有这么一首歌要表演,于是我们听到了升八个度的《空城计》副歌。节目播出当晚,很多人说“看歌名以为GAI是在炒冷饭,没想到点进来把我炸翻了”,这一版《空城计》充满力量感的副歌,就是GAI送上的最大惊喜。

2016年7月24日,《空城计》发布。一年后,GAI把这首得意之作带上了总决赛的舞台。应当说,《空城计》见证了GAI的成名巅峰。然而,在巅峰到来之前的GAI究竟是怎么样的?那个写出《超社会》的“社会GAI”,真的就此消失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至于为什么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那年还有一首歌登上了总决赛的舞台,这首歌叫做《重庆魂》。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严格来说,《重庆魂》也是串烧,所以这一次GAI在串烧曲目中又唱了一首串烧,可谓是串中串。2015年10月18日,彼时和红花会关系还未破裂的GAI向当时如日中天的贝贝邀歌,贝贝就给了一个Verse,于是有了《只手遮天》。

看到这个歌名,大家自然就会联想到知名电影《古惑仔之只手遮天》。这首歌的开头也直接采样了电影的原声,有趣的是,在GAI表演《重庆魂》的同一天,PG One也表演了一首采样电影原声的《破釜沉舟》;而更有趣的是,PG One和贝贝当时是情比金坚的好队友好兄弟。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只手遮天》这首歌理所当然地主打了古惑仔题材,这也很符合2015年时GAI和贝贝的人设。GAI的歌词把一个混迹于雾都的“社会上的哥”的火爆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贝贝的歌词则把美式Gangster的味道完美复原。当然,贝贝的歌词涉及到了太多敏感词,再考虑到当时GAI和红花会剑拔弩张的形势,GAI必然是不会碰那段词的。

因此,《重庆魂》的第二段Verse选择了GAI的另一首合作曲目《鹳雀楼》。这首歌发布于2016年9月7日,合作对象是在《中国新说唱》凭借一首《旋转椅》让人铭记的Blow Fever。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当时的Blow Fever刚离开主打Trap的Busy Gang不久,也在尝试新的风格,于是有了这次合作。而“耍音乐小朋友你还年轻”这一段词,则完全是GAI新写的,针对性极强——毕竟PG One出生于1994年,GAI出生于1987年,谁是GAI口中的小朋友显而易见。

如果说《苦行僧》是借鉴前人、《空城计》是走江湖流、《Papillon》是玩新风格,那么《重庆魂》就是把GAI最张狂的一面展现给了大众。《只手遮天》里的暴戾、《鹳雀楼》里的自负、新写Verse里的不屑,三种情绪融为一体,此时的GAI才最有那个“GAI爷只认钱”的味道。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而《中国有嘻哈》里的《重庆魂》,编曲是偏低沉压抑的,GAI的演唱也是收着的,因为那首歌仍然不是那天晚上的最后一场表演。简而言之,当时的GAI没把“狂”给发挥到极致。

而在《中国新说唱2020》的舞台上,GAI只需要表演这么一首歌,而这一首歌影响到他的厂牌成员是否会被淘汰,所以他自然是拼了命。从《重庆魂》的新版编曲响起的那一秒开始,我就知道GAI没有打算任何留手,他这一次要火力全开了。最明显的特征是,连《中国新说唱》层层加码的垃圾剪辑都没办法把GAI的原歌词给盖掉或者消音,证明GAI真的唱嗨了。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而这一版的《重庆魂》,在难度上继续升级:原《鹳雀楼》的那段Verse(吐槽一下,中华烟的“烟”字被后期换成“歌”字也太明显了)不仅被GAI加速了,并且全程只有寥寥几个鼓点,最后两句甚至鼓都没有,但GAI依然准确地卡上了拍子。

别的不说,虽然GAI拿下了《中国有嘻哈》的冠军,但很多时候无论因为剪辑还是因为选曲,GAI都被营造成一个只懂唱歌没有技术的“伪rapper”形象。而这一次,GAI用近乎完美的表现,狠狠地打破了这个形象。

在歌曲结束后,节目组放出了一些rapper的评价。从这些评价里,你能感受到他们对GAI的尊重,和对那些经典曲目与过去时光的深切怀念。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GAI到底变没变?毋庸置疑,他变了。但他变了,不代表他就忘了过去的自己是怎样的。在直面乐迷的音乐节,在《中国新说唱》这个“梦开始的地方”,他仍然可以像好哥们聪别一样,用一首《Hey Kong》就跟过去的自己对话,而对于GAI来说,他的《Hey Kong》叫做《重庆魂》。这个在北京工作打拼的四川内江人,却每次演出都不会忘记说上一句“嘞是雾都”——他真正有着“重庆魂”。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从有嘻哈选手到新说唱导师,GAI的“变与不变”

未来的GAI会是什么样的?如今功成名就的他已经日趋平和了,即使打字输出也只是“我看看自己银行账户就知道了”、“爱护环境人人有责”,类似“我根本不想跟坐经济舱的说唱歌手有任何交集”这种现在看来会引起轩然大波的话,以前的GAI能说上三天三夜不带停。GAI变得聪明和狡猾,却又或许一直没变过——也许早年间那些“哗众取宠”,也只是他吸引关注的一种急功近利的途径罢了。

大概,聪明的GAI最爱的依然会是《空城计》般的“江湖流说唱”来获得认可,狡猾的GAI会继续做着《烈火战马》般的“新华流说唱”来赢得功名,但我想,他不会忘记《重庆魂》里,他拥有过的、那股骨子里的狠劲和狂妄。不为别的,只因为那就是GAI最真实和赤裸的一面……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