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2022年3月18日09:17:27 发表评论
点开这个叫做《成都集团2022Cypher》的视频,你能看到一群正值而立之年的男人们或坐或站地聚在一起,身上是能够代表潮流风向的穿搭,背后广告牌上琳琅满目着的,是他们各自经营的商标和子厂牌。
他们谈笑风生,他们嬉戏打闹,他们的歌词“口无遮拦”,一如十年之前,他们彼此刚刚认识时。十年岁月一晃而过,时光却仿佛从未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
除了那个已经减重许多,但看上去还是有点胖、实际上年纪却是最小的年轻人以外,这些男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成都。最近几年,有不少人把成都戏称为“成姆斯特丹”。文化上的多元、开放、包容,是这座城市能够获得这个雅号的重要原因。
作为舶来品的中文说唱很早就在北京、上海等地生根发芽,而成都也并未落后太多。2002年,这座城市拥有了第一个属于他们的说唱团体,Listen Family。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在成都说唱最早的阶段,Listen Family是唯一拿得出手的团队。在一个古早的博客中,记载了2005年统一冰红茶“我就是要唱歌”校园歌手选拔大赛全国总决赛的相关情况。我们可以发现,在这个比赛中,Listen Family拿到了全国季军的好成绩。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像这样的比赛和演出,他们或许还参加过很多场,只是如今没有更多资料了。Listen Family的成员有鲨鱼、204、种田、大宽和杨霞,其中鲨鱼从2000年就开始玩说唱,杨霞则是《超级女声》的20强,这个配置在当时的中国大陆来说确实不低。
不过,和几乎所有的早期HipHop团体一样,Listen Family在那个HipHop职业化前景渺茫的年代没能延续下来。种田要回到海南,杨霞也有别的活动要参加,团队一下就只剩下了鲨鱼和204。
凑巧的是,这段时间正好有个混51555的论坛网友对成都说唱的现状愤愤不平,大声疾呼“成都说唱要死绝了”之类的话,这引起了204的不满,两人约在线下见面,打算文斗一下。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这个网友和鲨鱼、204在线下见面后,全然没了网上的戾气,相反因为共同的爱好,三人聊得十分投机,于是他们就这样“化敌为友”了。而这位网友,正是日后谈及说唱会馆绕不开的名字:老熊Mow。在此后,几人又陆续结识了FreeT、BlackMan等人,一起交流音乐。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当一首名为《结不完》的歌曲录制完毕后,颇为满意的众人决定顺势成立一个团队。而团队的取名也相当有意思,据鲨鱼回忆,他觉得这团队里有老熊、有鲨鱼、有像长颈鹿那么高的204、还有因为单眼皮被称为海狸鼠的FreeT,都是动物园里的,那干脆就叫Big Zoo好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鲨鱼说,整个取名过程,不过是一两分钟。但他们可能想象不到,这一两分钟确定下来的,是在接下来一两年内代表成都说唱的名字。在百度百科的介绍中,Big Zoo团队最鼎盛时期拥有包括老熊、Shaq G、204、果果、Free-T、Blackman、Sean在内的7名成员。
2006年的年底,老熊与鲨鱼分别取得西南地区首届Freestyle Battle比赛的冠、亚军。Big Zoo在2007年和2008年分别推出了一张Big Zoo Mixtape,其中不乏一些颇具传唱度的歌曲,例如《天府2008》和《做作男些》。同时,他们还在2007年举办了西南地区第一个说唱演唱会。在当时的情况下,能够做到这些事情实属不易。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做出成绩之后向商业化转型,是说唱团体的“求生本能”,Big Zoo的老熊就开始了自己的尝试。他找了成都所有的夜店,但是没有人愿意用说唱歌手,尽管Big Zoo已经是成都乃至西南地区最强的说唱团体了。
郁郁不得志的老熊只能独自前往海南发展,与此同时FreeT去到法国留学,鲨鱼也面临工作问题,最核心的几位成员离开了,Big Zoo也就慢慢被搁浅了。
Big Zoo最后的辉煌停留在2009年1月25日,那天他们作为成都说唱的代表参与录制了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说唱少年”特别节目,和全国其它的顶尖团队留下了中文说唱早期团队演出的经典视频。
同时,《好耍得很》还拿到了最佳方言说唱歌曲的提名。至于2011年在Ansr J生日Party上的所谓重组,更像是一次回光返照。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在Big Zoo日渐式微之时,成都说唱的新鲜血液正在喷涌而出。2008年,14岁的孟子和16岁的李尔新组建了OnStyle团体。
2009年,年仅17岁的Ansr J的一首《校服不潮》,风靡了整个成都的学校。与此同时,20岁的谢帝写出了《来到团结镇》,这首歌在当时最火的StreetVoice街声平台霸榜数周,谢帝这个名字也第一次为成都说唱圈所知。
也是在这一年,在海南赚到了一些钱的老熊回到了成都。2010年1月5日,成都说唱的首个Cypher《CDC2010Cypher》发布,成都说唱首次有了“CDC”这个概念。这首歌由老熊领衔,集结了谢帝、Ansr J、李尔新、FreeT、Lil White、Sleepy Cat等人,阵容不可谓不强。
2010年3月6日,这是成都说唱历史上值得被纪念的一天。一场名为“说唱歌手自白书”的演出上,首次出现了“说唱会馆”的名字。据老熊说,自己回来之后很快又融入到了成都的HipHop圈子中,和新生代们打成了一片。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某一次他提议说,“大家既然都喜欢说唱,我们就组个说唱会馆,以后大家就不用打那么多人的名字了,我们的海报那些就打一个说唱会馆,好不好?”这个提议获得了众人的一致认可,于是在2010年首次出现了“说唱会馆”的概念。
但显而易见的是,此时的说唱会馆是一个相对松散的团体,更多是一群爱好者们的“集体代号”。老熊提出了这个名字,但并没有资料显示他是“主理人”。同时,说唱会馆的成员也并没有完全确定下来,只是参与了2010年Cypher的老熊、谢帝、Ansr J、李尔新、Lil White、Sleepy Cat成为了第一批成员。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说唱会馆的首批成员中似乎少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FreeT,也就是后来的DDG邓典果。如果论辈分,只有他和老熊是来自Big Zoo的,算是元老中的元老了。FreeT没有加入说唱会馆,是因为他在2009年年底拍摄完《CDC2010Cypher》后选择了赴法留学,而且这一走就是整整9年。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2011年3月5日,在“说唱会馆”的名号喊出一年后,在成都著名的麻糖酒吧,一场名为“说出来”的HipHop活动又为说唱会馆聚拢了一批新朋友。说唱团体MICD的主理人JarStick、还不太忧郁的Kafe.Hu、眼神凌厉的Ty.、在Battle时说自己“来自八中”的Melo……这一切都被拍进了纪录片之中。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在纪录片的结尾,一位老者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地出现在画面中,意味深长地说:“我相信他们这批年轻人,那是不可小视的。”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这位看似不起眼的老者,实际上是成都地区备受尊敬的曲艺先驱、著名艺术家李伯清先生。虽然说唱会馆的“说唱”和李伯清的主业评书关联不大,但说唱会馆对于李老师却是推崇备至——又有谁不想在家乡成为一号家喻户晓且备受尊敬的人物呢?
2011年8月21日,说唱会馆正式注册了微博。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与此同时,Melo和当时还叫Potato的Psy.P成立了组合“天地会”,Ansr J也组建了自己的团体“A-Side Muzik”。作为说唱会馆的元老,Ansr J的A-Side Muzik颇有几分“新兵营”的意思,有为说唱会馆提供新鲜血液的功能。
而这个团体里最耀眼的两位新人,一个叫做Melo,另一个叫做JarStick。这一年他们一同出席了谢帝的专场,两人演唱了一首合作曲目《Who Dat》(Remix),这也成为了他们罕有的同台画面。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然而,一则发布于2011年6月的贴子,暗示着MICD和T.I.M.E有擦枪走火的情况发生。作为两支团队的主理人,JarStick和Melo的关系,自然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2011年年底,说唱会馆登上了成都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献唱《小霸王》(Remix)。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彼时上台的表演人员有老熊、Kafe.Hu、谢帝、Ansr J和Lil White。其中除了Kafe.Hu以外,另外四人都是参与过《CDC2010Cypher》的绝对意义上的元老级人物。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2012年对于说唱会馆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年9月8日,《CDC2012Cypher》发布,Melo、谢帝、Kafe.Hu、Lil White和Sleepy Cat参与了这次Cypher。
相信你也发现了,一直作为团队老大哥的老熊不见了。实际上,老熊是和团队决裂了,最终离开了说唱会馆,并且在离开后没少对说唱会馆冷嘲热讽。
关于老熊离开的原因,最全面的分析和总结来自他在Big Zoo时期的老队友鲨鱼。鲨鱼表示,在组建说唱会馆以后,老熊乐于在公开场合出风头和抢功劳。在鲨鱼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在团队内部的一些实际问题上,老熊的操作非常不成熟,甚至可以说是幼稚,导这致他逐渐不能服众,团队气氛也越来越差。
至于所谓的孟子事件,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老熊在所谓的“道义上”有了离开说唱会馆的充分理由。当年老熊还大义凛然地说“等孟子回来了,他自然会说,事情自然而然就真相大白了。”但是2017年孟子回归后,老熊依旧和说唱会馆交恶。
据Ty.女友的说法,老熊打算离开时会馆成员有劝过,但是他去意已决,最终努力也只是徒劳。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离开说唱会馆以后,老熊和说唱会馆反目成仇。他一边宣称说唱会馆是自己一手创建的,一边暗讽如今的说唱会馆。随后,老熊在2016年成立了新的团体“耍家帮”,但是目前耍家帮似乎已经没有了老熊的存在。2017年年末的大规模Beef中,来自CDC的老熊反戈一击,站在了CSC的一边。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如此公开的表态自然引起了相当多的不满,Ty.和Melo(即苏察-尔灿)此前就已经在微博用最狠的语气对老熊开骂过,也有网友细数了老熊的“罪状”。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最终,本来表态要发Diss的老熊也没了声音,这场内战还没打响就终结了。
但是,另一场内战却是实实在在地打起来了,这个内战的发起者就是曾经和说唱会馆关系暧昧的JarStick。
前面说过,2011年年底,JarStick的团队已经和Melo的团队有所摩擦了。2012年,JarStick牵头成立了团体Ju Point,除了包含他自己的MICD之外,稚嫩青涩的王以太和TSP也在其中,而说唱会馆的人则没有包含在内,甚至演出嘉宾里也只有Sleepy Cat一人是来自说唱会馆的。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不出所料,兄弟阋墙的戏码上演了。2013年,Melo发出了对JarStick的Diss。从Melo的歌词里,能看出他写这首Diss是帮Ansr J发声,并且提到如果不是Ansr J帮JarStick说话,JarStick是要遭打的。显然,A-Side Muzik这个团体里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但具体是什么问题,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但可以确定的是,JarStick从此基本和说唱会馆的成员分道扬镳,而从2013年开始,和说唱会馆越走越近的天地会最终被其吸纳,随后2016年Higher Brothers正式成立,他们的发展道路可谓是一片光明。
而JarStick和Melo等人的仇恨并没有因此结束,2017年的大规模Beef中,JarStick发出了《Higher Than Higher》作为对Higher Brothers的Diss。说是Diss Higher Brothers,其实JarStick跟马思唯、DZKnow都不算熟,真正让他够得上恨的,还得是此前合作过的Melo和Psy.P。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这首Diss发出后,Melo转了自己的当年的Diss《单挑》作为回应,表示JarStick是在蹭热度。而Psy.P的措辞更狠,表示JarStick是“曾经被我们踩着上位的”,根本没资格来骂他们。
从遥远的未来回到2013年,一切都还风平浪静。与2012年相比,2013年的说唱会馆要显得平淡不少。这一年Ansr J专注于自己的潮牌生意,暂时消失在了说唱圈;谢帝则从广告公司辞职,正式开始“不上班”,但那首不上班的歌还没有来;马思唯、王以太、KnowKnow这些日后闪耀的名字,都暂时和说唱会馆还没有关联。
似乎是一种预言,又似乎是承上启下,远在异国的FreeT发了一首《成都Rappers》的Remix版本。他在歌词里写道:“但有我的兄弟,鲨鱼204和宋怡然,苏云龙TY老熊23积胖Sleepy Cat,你想听,你不想听,你不相信,因为说唱将近浮面,我们再出面拿奖金,其他rapper不用出现”。
“你们喜欢Big Zoo还是说唱会馆,还是C.D YOUNG BLOODs(成都新鲜血液),HEY I don't give a shit,我只在乎听众是不是真的明白歌头的故事,我只在乎你有莫得对责任的固执”。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身处万里之外的FreeT对成都说唱的期许。
但我们都知道,说唱会馆远远超出了FreeT的期待。从2014年开始,说唱会馆掀起了一股席卷全国的巨大HipHop风暴。下一期,我们将还原说唱会馆巅峰时期的种种盛况,各位读者敬请期待!…
成都集团2022Cypher刷屏,我更怀念十年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说唱会馆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