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周杰伦撑起华语乐坛)

2022年5月10日12:23:40 发表评论

一辆白色法拉利的轰鸣渐渐隐去,车停在了一家“书亦烧仙草”门前。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在这样的小县城,法拉利是不经常见到的,直到一个年轻人笑容可掬地大踏步下车。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这个小地方叫郫县,是现在成都市的郫都区;从法拉利上下来的这个男孩,整个郫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他叫马思唯,郫县是他的家,也是他所有朋友都在的地方。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马思唯和朋友们一起开着玩笑,一点也不生分,更没有人们固有印象中法拉利车主端着的架子。

如果不是停在旁边的车,你可能会认为这不过是几个刚放假的大学生长假里再普通不过的一次聚会。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马思唯这个名字大多数人可能不熟。

但在喜欢rap的听众心里,这是一个不可企及的巅峰。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2021年3月13日,抖音集全平台资源打造的首档S+级的原创音乐社交综艺《为歌而赞》中,我们就见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身影。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而对马思唯郫县身边的这些朋友来说,这个93年出生的大男孩,不仅是一个图腾,更是一种信仰。

马思唯不是那种不世出的天才,相反,他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跟任何一个小朋友的童年没有任何区别。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在马思唯同学杨帅的眼里,马思唯属于那种“没太好”的学生。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事实也是如此,在学习上,马思唯是默默无闻的那一个。但对音乐的兴趣,却很早就开始了。

2000年,马思唯上二年级,这时候他已经有了听歌的习惯。那时的马思唯不知道,这时会有两个歌手改变他的将来,甚至一生。

一个叫周杰伦,一个叫潘玮柏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虽然他们的歌曲并不是正经HipHop音乐,只是在流行音乐中加入了Rap的唱法。但对7岁的马思唯来说,却足够震撼。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上了初中,马思唯开始接触黑眼豆豆,人生第一首黑人说唱音乐是从同桌的MP3里蹭来的,黑眼豆豆的《Where Is The Love?》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跟所有初中男生一样,马思唯上初中后爱篮球多一些。

他的卧室随处可见NBA球星的海报,自己介绍起来也如数家珍。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不过NBA和Rap本就不分家,马思唯直言,真正让自己对Hiphop音乐着迷的,是Usher在一个NBA节目里面演唱的《Yeah!》

看NBA的同时,马思唯了解了美国的街头篮球文化,一段AND1.MIXTAPE街头篮球的视频让他深陷其中,自己也渐渐开始喜欢上了说唱音乐。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上了高中的马思唯,成绩没有任何进步,不同的是,他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

跟大多数高中生一样,马思唯的电脑并不是用来学习的,而是用来捣鼓音乐的。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高中的课程索然无味,马思唯经常听得昏昏欲睡。老师说,如果困了想睡觉,就自己站到后边去,这样可以让自己不打瞌睡,认真听讲。

马思唯常常主动站到教室最后边,照着书上写的那些东西噼里啪啦一顿念,大家都以为他在背书,实际上他在说唱。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说“rap”的时候,马思唯眼里放光,你能从他的目光里,看到曾经那个十几岁心心念念自己rap歌词的男孩。

果然,成绩稳定的马思唯在高二分科的时候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当兵和学艺体,必须选一个。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估计是认为艺体不分家,爱好音乐的马思唯选择了画画,自己跑去绘画的辅导机构学习,觉得通过画画自己能考上大学。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而考大学的原因,不过是为了“多玩几年”。

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拘束,高中的马思唯,已经有了Hiphop自由奔放的音乐精神。

可即便此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最终会和嘻哈音乐结下不解之缘。

考完高考,马思唯妈妈给他买了一台MIDI键盘,整个暑假,马思唯基本没出过门,他整天待在卧室里钻研如何编曲制作。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的大学叫成都理工大学,得知大学名字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搜一搜学校附近有没有搞说唱的,然后主动去联系他们。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马思唯的大学专业,跟说唱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自己是学画画的,所以搞了室内装潢。对于老师的室内设计作业,马思唯很少能按时按点完成,不是因为他逆反,而是因为他不喜欢。

他就喜欢音乐,所以上了大学,他就加入了一个学生团体“We’d Best Crew”。这个名字听起来略微中二的说唱团体,曾经撑起了成都说唱界的半边天。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团体当时一共有九个人:YoungJ,C4,SM,Chack Zee,Skip,A&T,Zebron,Master_Han,Brok。

刚进去的马思唯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团队里的Chack Zee是2011年的铁麦成都站冠军,A&T现在的名字叫ATYANG,是现在最顶尖的HipHop制作人之一。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大学的这段时期,是马思唯最自由、也最艰难的时期——因为没有名气,团队的演出没人来看,票卖不出去;因为说唱音乐太过小众,校园里也没有氛围。

更多的压力其实来自家庭,马思唯的父母是那种非常典型的中国式父母,他们觉得儿子搞Hiphop是歪门邪道,没有未来。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倔强的马思唯并没能和父母达成和解,一气之下他离家出走,那一年马思唯22岁。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也是在离家出走之后,马思唯才真正步入自己的职业生涯——从此画画的马思唯一去不返,说唱歌手兼音乐制作人马思唯强势上线。

2014年的第一天马思唯发布了他的第一张Mixtape《P.E.I_Mixtape1》,出道即巅峰,这张专辑BoomBap风格浓厚,行云流水弹性十足。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仅仅一个月之后,马思唯发布了系列Mixtape二部曲《P.E.I Vol.2》,这张Mitape一炮而红,听众众多,其中就有马思唯的代表作之一《崂山道士》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也没刻意地去想要做成什么样子的Mixtape,当时也想不了那么多,就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然后把它们揉到一起发出去让别人听听”,马思唯这样解释自己的第二部作品。

如此高产,也证明马思唯已经把Rap作为自己的职业了。

写歌的时候,马思唯一直在看老动画片《崂山道士》,没灵感的时候就再看一遍,直到整首曲子写完。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2015年7月,马思唯通过说唱会馆发布了第三张Mixtape《P.E.I. Vol.3》,这张Mixtape预示着马思唯的转型,他开始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了,内容什么都有,风格多样,像是一张杂集。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同年,由马思唯和PSY.P还有knowknow初次合作的《Higher Brothers》为起始,正式成立了Higher Brothers组合,与此同时,名气逐渐打响的马思唯和他的组合开始全国巡演。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这之后,马思唯的事业一路上升,作为团队的主心骨和领头羊,马思唯把Higher Brothers带成了一个火遍全国甚至火向实际的说唱团体。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还有个人第四张Mixtape《A Few Good Kids》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这个梳着脏脏辫,满嘴酷酷的男孩,也终于得到了父母和家乡人的肯定。

在郫县,无论是卖早餐的还是开奶茶店的,没有人不知道马思唯。在家乡人的心里,他真正成为了整个郫县,甚至成都的骄傲。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朋友说,马思唯内心强大,成就很高,给自己的刺激和鼓舞是非常大的,带给自己力量来追寻自己的理想。

因为马思唯这样的成功者,就在自己身边。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当被问及之后的人生计划时,马思唯回答:“快快乐乐继续做我的白日梦。”喜欢马思唯的听众很多,有不少是被这个少年朴素纯真且纯粹的特质所感染。

我敢预言,这个拽拽的男孩将是华语乐坛下一个“周杰伦”。

而此次浙江卫视和西瓜视频联合播出的《为歌而赞》中,马思唯将带来自己的新歌《豆瓣酱》。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