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2022年5月29日13:02:16 发表评论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说到广东说唱,大部分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精气神、AR,也会想到TT、徐真真,还有本是广东人的弹壳。但在广东说唱里,还有一位宛如寺庙里扫地僧般的角色,这或许只有广东本地的歌迷才会知晓他的名字。

国内说唱圈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盛名:北有逍遥客小老虎,南有达摩流浪者Vyan。

今天要写的就是号称“广东说唱脊梁”的游吟诗人Vyan,aka刘万里·拖鞋战士。我不是第一次采访Vyan,但除了采访之外,其实鲜少跟他有比较深入的交谈,而在我的印象中,他身上的可能性是超乎我想象的,也是我在广东说唱里为数不多能称得上是欣赏的Rapper。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我第一次见到这家伙的时候,完全没有办法把他跟Rapper划上等号,五分短裤 人字拖 长发披肩/丸子头,这样的形象跟他歌里所展示的信息和能量是全然相反的,恰好也是因为这些反差,才让Vyan这个人更立体,更有人格魅力,能吸引一大批歌迷的欣赏。

所以今天的文章确实是有一些私心的,我想让更多的人能听到他的音乐,想让更多的人在听歌之余能够去思考一些东西,而不仅仅是听完一首口水歌爽完就算了。

距离Vyan上一张专辑的发布已经过去三年有余,在这三年里,他的歌迷们仿佛如坠冰窟,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何时会带着新作品继续“营业”,真就宛如一个扫地僧一般“两耳不闻窗外事”,好在今年Vyan带着他的新专辑《扫地僧》终于出山。

Vyan自己对这张新专辑的评价是:这不是一张能让所有人满意的专辑,但我希望这是一张能让你稍微思考一秒的专辑。如果我做到了这一点,那我的目的达到了。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首先让我眼前一亮的并不是这张专辑有多“狠”,而是专辑阵容当中出现的Bigdog王可,经历了那场风波之后出现在老朋友Vyan的新专当中,创作了一首《昨天》,开篇Vyan的第一段Verse夹杂了好久不见的老友寒暄问好,也提到了曾经的一些共同经历,更是在质疑当下的Hip-Hop大环境。随后Bigdog王可的第二段Verse在与Vyan对话的同时也阐述了自己的近况。

《昨天》这首歌或许有的人会听到唏嘘,有的人会听到不甘,还有的人听到的是释然,但无论是何种情绪,都见仁见智。咱们这里也不展开说了,毕竟我也不是专业的乐评人,我只是一个文字工作者,所以整张专辑听下来最让我触动的反而是歌词部分,这次对Vyan的采访大部分也是由歌词延伸出来的问题

《扫地僧》这张新专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Vyan在沉寂了一年多之后的一种“宣示”,不同于《天朝爱豆》的冷嘲热讽,而是一种更直接的宣示情绪。

他在告诉所有人,广东说唱一直在,那个广东说唱脊梁也从未退场。更直白地说,颇有一种“老子还在呢,你他妈罩子最好放亮点”的意思,这股劲也是歌迷们能那么喜欢且欣赏他的理由之一。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我觉得《扫地僧》这张新专很“凶狠”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来自于我刚刚说的“宣示情绪”,但Vyan却并不这么觉得。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风轻云淡地说这张新专依然还是维持了他一贯的风格,甚至在表达上可能比以前更“文明”一点。

在他心里,《扫地僧The Hidden Soul of Gold》其实说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这个概念所指的其实是所有拥有绝世好武功但是却不为人所知的优秀艺术家。这个时代是浮躁且变幻很快的,快到跟我们以前所知的世界都已然面目全非。

Vyan说,他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是很喧嚣很聒噪的,曾经的他也想着就别淌这浑水,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作品就好。但当他发现台上的小丑越来越多的时候,当他发现鲲鲲们把大佑都赶跑的残酷现实后,着实坐不住了。于是,《扫地僧》就面世了。

我相信,有这个想法的不止我一个吧。

人民需要一些真实的东西。去吧,英雄们。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写字的神婆,所以《扫地僧》里面第一时间能引起我共鸣的作品是《与神交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说实话脑子里已经有画面了。

又众所周知,Vyan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Rapper,过往的《达摩流浪者》也是一首颇有现代禅意的作品,而曾经在我心浮气躁的时期,他还叫我去读读经文抄抄经,所以我对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在聊到《与神交易》这首歌的时候,Vyan看着我会心一笑,讲起了自己在寺庙道观里见到的各种骚操作。那些自称虔诚的信徒总有各种花式迷惑行为让人摸不着头脑,虽说这种功利性的祭祀和迷信行为背后的心理活动是能够窥探一二的,但仍然无法去理解。

于是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了《与神交易》,有趣的是第二段Verse里“神”的回答,可以是每一个不理解这种行为的人。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扫地僧》这张新专里有一首歌的创作背景还挺有意思的,灵感源自于Vyan一些朋友的观点。

Vyan的微信好友里有很多说唱歌手,有老炮也有新生代,知名的不知名的……大家都会在朋友圈分享自己当前的工作状况和想法。

他经常会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言论,一种是老将会抨击甚至抱怨现在音乐环境的恶劣,比如新作品新音乐人的劣质、好作品好音乐人无人问津、音乐人的唯一上升通道竟然是综艺等等观点;另一种是新的音乐人唾弃老派的风格,认为很多老Rapper走不起来完全是跟不上时代,他们的作品甚至他们的人本身已经被淘汰,而Vyan自己也曾经不止一次被年轻Rapper这样评价过了。而当把这两种观点结合在一起看的时候,会异常有趣,经常会让他发笑。

看到这里,相信听过这张专辑的歌迷都知道我说的是哪首歌了吧?没猜到也没关系,是《黄金魂》。

在Vyan的认知里,时代当然是在变化的,活在过去固然不可取,但否定过去也是绝对愚蠢的。对于他朋友圈里的这两种观点,他都不完全赞成或者反对。

他说:Hip-Hop的DNA里最不可抹去的就是“表达”与“发声”,这是我对“Real Hip-Hop”的界定标准。事实上这也是一个音乐人变得伟大的关键所在。

那么,请各位自行判断一下我们现在听到的作品有多少是基因突变的?来自街头的音乐如果跟街头的事无关就跟老虎不会捕猎一样滑稽。

如果这个时代发展到做音乐唯一的上升通道就是综艺和娱乐,那那些还在坚持表达与发声的艺术家们更应该放下清高的矫情。如果看不惯在线的水货,那就去干他们啊。跟水货同场竞技不可耻,让劣币驱逐良币却很不智。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近几年来Vyan的普通话作品越来越多,很多他的粤语歌迷都会发出质疑,觉得他不是纯粹的广东说唱了,觉得他是为了迎合内地市场,在Vyan眼里这批人统称为“粤语斗士”。

其实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大家的心态都是不一样的,当Vyan有了家庭以后,他身上的责任和义务也更重了,不再是孑然一身,只为了自己开心而活,所以他当然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让更多人听见,因为这意味着更多的收入,或许你们会觉得谈到钱就很俗,但换个角度想,谁不是某种意义上的“俗人”呢?

可能由于Vyan过去十多年一直用粤语创作的缘故,所以导致他跑出两广后的知名度不高。但其实他在两广以外的地区开过不止一次的巡演,只不过票房真的很感人。这也是由于长期用粤语创作而带来的局限性,这是不可避免也不能忽视的一个问题。

我不理解为什么用普通话创作就是“迎合主流”、“迎合内陆市场”。有无数的“粤语斗士”来批评我用普通话创作,“完全普化”之类的言论不绝于耳,我对此表示不解。是因为他们的普通话太普通吗?能让更多人听明白自己想表达的信息不好吗?唱着歌去旅游不好吗?如果还有疑问,我建议他们向大傻学习什么叫做“格局”。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我之前采访Vyan的时候,他曾说过“如果不玩Hip-Hop我可能是百万富翁了,打份工都比现在有钱”,有趣的是,在《扫地僧》里却提到了“Real MC还在尽管Hip-Hop is dead”。我问他是否觉得Hip-Hop真的已死?如果是真的,那你又在坚持什么?坚持下去的动力又是什么?

Vyan的回答在某个层面上也引发了我的反思。自从2017年开始,我们总会被模糊一个概念,认为嘻哈和Hip-Hop是划等号的,但如果我们谈论的Hip-Hop是反映真实生活的那个Hip-Hop,那Hip-Hop已经死了很久了。作为娱乐潮流文化,在中国风华正茂的是嘻哈,而不是Hip-Hop。

其实不止是Hip-Hop,所有还在描绘真实世界的音乐基本上都濒临灭绝。娱乐万岁,抖音快手神曲万岁。

至于Vyan还在坚持什么,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什么,他打趣地说道:“也不存在需要坚持的动力,坚持是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放弃,而我是在享受,享受作为“死剩种”的快乐。”

死剩种,粤语里骂人的话

意思为“都死了只剩下你、大家都死了你怎么还不死”

在Vyan这个语境里是自嘲的用法

但我想,这个问题套用《黄金魂》的几句歌词应该能回答:曾经把青春都用来说唱是因为帅,现在临近不惑还在说唱是因为爱,爱她曾经的单纯,正义与直率。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整张专辑的最后一首歌《希望之地》我仿佛听到了一个遥远的乌托邦,所以我愿称之为继《达摩流浪者》之后的神级现场大合唱之一,也有许多Vyan的歌迷在听完这首歌之后来跟我说“这首歌感觉跟这张专辑格格不入”、“结尾突然上格局?”等等。

我知道有很多Vyan的歌迷喜欢听他的歌可能是因为他曾经不遗余力地批判,或许以往的激烈作风替这些歌迷说了他们想说却没有说的话。

但透过这次采访,或许Vyan要跟这批歌迷说一声抱歉了,据他所说,他目前身体里的荷尔蒙水平已经无法让他再写出那种歌,他也不想再写那种歌。甚至现在的他往回看这些“批判作品”,会觉得这很幼稚。

因为,这种做法除了泄愤,便再无其他作用了,世界有好就有坏,不会只有好或只有坏,一切都在于平衡。当好的占上风,别担心,坏人会越来越多;当坏的占上风,我们要做的是努力让好的变得更强。而泄愤式的攻击批判对此毫无意义。

《希望之地》的创作初衷是因为爱,因为对这片土地的爱。事实上,过去的幼稚,也是因为这种爱。只不过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所选择呈现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我们可以把《希望之地》里面提到的内容当做一个清单,这是我们需要努力解决改善的清单。同时,Vyan对我的“乌托邦”说法并不认同,他坚信我们都会变得更好,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毕竟有那么多热爱这片土地的人,变得更好只是时间的问题。

扫地僧今天出山,大喊着Hip-Hop已死?(扫地僧身份)

对于Vyan的歌迷来说,他发新歌、发新专辑都相当于过年,因为这家伙在不出作品的时候根本不会“营业”,活跃度远比其他Rapper、嘻哈歌手要低得多得多,这张《扫地僧》发布的时间也是一拖再拖,但是不负众望,我们听到了一张“狠货”。

随着新专辑面世的当然还有久违的巡演,Vyan称之为跑江湖模式,这次的跑江湖走到了更多的城市,包括两广以外的地区,既然把巡演开到两广以外的地区票房感人,那为什么还要跑呢?

借用Vyan的一句话来说:“我就是那种决定做的事情就要做的人,我还会继续跑。我很喜欢这种跑江湖在路上结识不同的人的感觉。”

如果不是疫情,应该会跑到更多的城市,但大环境如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有多少在家里快憋坏了的朋友评论区举个手我看看?所以,在疫情当下的每一场巡演都来之不易,各位客官们且看且珍惜。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