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王以太资料)

2022年4月23日21:23:49 发表评论

总有人觉得Rapper就得是一头脏辫、一条花臂、一口金牙、一身链子,最好还是黑人肤色。这种固有的认知总让我们觉得Hip-Hop文化从来都不属于我们,而作为一位长得“不像”Rapper的Rapper,王以太用自己的方式与态度告诉所有人: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男人装》=F 王以太=W

F:你的作品中,论传唱度有《目不转睛》,论走心程度有《童言无忌》,论歌词立意有《时间是金》,那么你个人认为在未来你更想在自己作品中填充的部分是?

W:我觉得你刚才提到的三个方面在我的标准来看只是皮毛。这些都在随着我的生活和年龄改变,我只是想把我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得再清楚一点,所以对我而言,这三个方面能真正做好一个就够了,这其实很难。

F:我可以理解为,刚刚提到的这三首在你的标准里还不能够成为你的代表作吗?

W:我不希望有什么代表作,也不希望给自己加标签。我想成为一个能持续输出的人,想有人一直听我的歌,一直对我感兴趣。

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F:很多人说你的词叙事性很强,大多出于感情层面的思考,结婚之后是否会让你有更深层次的情感抒发呢?

W:肯定会有的,新专辑里会写到这方面,也就是结婚以后带给我的灵感之类的。我觉得婚姻并不是一个事情的结束,很多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觉得这种说法是Bullshit,婚姻是一个新的开始,会让你了解到很多之前不了解的东西,也会重新认识自己。

F:在参加节目之前就凭借自己的实力已经稍有名气,出圈之后更是收获大量“迷妹”,在这前后你的粉丝群体变化是不是很明显?自己作何感想?

W:当然是有变化的,但我对于这种变化很开心。在参加综艺节目之前真的挺苦的,没有办法吸引到更多人来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但是有了这个平台之后,从业者、听众的数量都在大大增加,每个人的选择也在变多,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有越来越多的人推动,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F:现在你的很多粉丝是因为喜欢你而不是喜欢Hip-Hop去听你的歌,那你是否有有无法被自己听众理解或者与他们有文化环境隔阂的困顿?

W:有的,但我觉得这不是大问题。我曾经是一个尊崇纯粹主义的人,似乎我是玩Hip-Hop的,我就一定要做“最说唱的说唱”。但是到现在我的包容度越来越广了,就好像我大部分歌确实是给粉丝听的,但我的目的是等他们听完这首歌还会想听我的下一首,万一他听到了那首他认为最Hip-Hop的歌,就开始真正对我们的Hip-Hop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了呢?蛮有意思,这些其实也在间接帮助我还原我的纯粹吧。

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F:对于你的部分粉丝给你的一些标签,比如“奶萌”、“爱哭”、“小鲜肉”等等与Rapper形象有些背道而驰的形容词,作何感想?

W:其实我本身不太习惯用这样的词来描述自己,但无伤大雅,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所谓。这是粉丝表达对你的喜爱,你在他们眼里的样子只要是个正面形象就可以了。外貌因素对于我来说都是次要,如果你在音乐上是一个很有格调的人,其他都不必多说。大部分追随者的出发点或许都不太一样,但落脚点是一样的就够了。

F:从地下到地上,你个人而言更喜欢哪一种生活方式?

W:地上,至少地上有更多的可能性,有更多的机会,但唯一不要忘记你是从地下来的就好。

F:但是像很多秉承你之前说的“纯粹主义”的人,可能还是会觉得地下的文化圈层更适合这种文化氛围吧。

W:因为更舒适、安全,如果说我们还存在于地下,存在于小众圈层,很多东西就都是可控的。你的行为不会给粉丝带来困扰,你走在街上也不会被围追堵截,你能真正拥有自己的生活。但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地上给你无限的可能性。地上、地下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吧,重要的还是自己得知道自己要得到什么,或者说自己的努力方向是什么,不要因为自己身处地上或地下,就影响自己做音乐的心情和方向,不管怎么说,不管你在哪,我们都是在做音乐,都是一起在推动这个文化。

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F:听说之前你的一场演出预售票一分钟就被抢光了,对于你来说这算是某种成就感吗?为什么当时第一时间是戏谑,以为有黄牛恶意抢票?

W:这真的是黄牛在抢票!虽然侧面反映出说唱越来越卖座,但这对真正想听歌的粉丝来说太不公平了。就算我一张票都没卖出去,对我影响也不大。我记得我刚开始发《目不转睛》那张的时候,没有什么观众,那会在成都的一个小酒吧,大概也就四、五十人围着我唱完了那首歌,我把演出当成一件相对私人的事情,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我当然很开心了,但是就算只有一、两个人站在舞台下面听我唱,我也不会失落。

F:其实就是满足自己的表达欲就足够了?

W:对,这也是我做音乐的初心,所有真正做音乐的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表达欲。

F:参与参办的演出有很多了,你更喜欢个人专场演出还是跟朋友们一起站在舞台?

W:可能更喜欢个人专场吧,首先是因为可以带乐队,对于成本之类的都有把控,然后自己精心编排的演出也不会因为某一首歌无法过批,第二就是跟粉丝的沟通会更直接一点。不过下一张专辑不一样,是我和艾热一起的联合专辑,所以到时候肯定不管巡演还是音乐节什么的,大部分时间都会是我们两个在一起。

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F:你说到和其他人合作,据我之前的了解,你出自己单曲的时候几乎很少有Trap,但是和别人合作的时候大部分都是Trap,作为出身于CDC的你对于自己的作品风格是否有某种具象的定义?

W:没有定义,都是我喜欢的音乐,每天都听歌,我可能会花2个小时听Trap、2个小时听Jazz、2个小时听Funk……我希望我的每一张专辑都有丰富的表现形式,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我觉得都得有,所以我不愿意在专辑里面限定自己的风格,但是跟别人合作的时候,大多数是该一起燥的时候,而Trap是最能燥起来的。

F:刚刚拍摄的时候有听到你在放Kendrick Lamar的歌,你是比较喜欢他吗?

W:我喜欢的Rapper有很多,听得也比较杂,我特别愿意去多听,多吸收每个人的优点,然后把它转化成自己的力量。

F:说到国外的Rapper,其实Hip-Hop对于我们来说是种舶来品对吗?

W:我觉得Hip-Hop并不是舶来品,它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社会环境被美国黑人总结了。我们其实可以认为Hip-Hop从古至今都存在着,它是伴随着人类天性来的,Hip-Hop的出现只是更唤起了人类对于艺术的表达欲,比如你给小朋友一只蜡笔,他首先想到的是在墙上涂画,比如曾经的敦煌壁画放在今天也可以被称为“涂鸦”。这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得以保留。

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F:你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国外的Rapper们把花天酒地,“Money,pusssy,weed”当做酷,而国内Rapper一旦被套上“艺人”的身份,就得营造好男人的人设,而粉丝们也像追捧Idol一样去追捧Rapper,你觉得这对于Hip-Hop来说,变味儿了吗?还是说在我们的语境下,这些都是必然以及必须?

W:从音乐属性上来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像美国东、西海岸的说唱风格也是有区别的,更不用说东方国家与西方国家的代际差异,这是无可厚非的,也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其次,“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国歌”,作为一个创作者来说,你应该找到各种方法去寻找灵感,而不是学人家的行径,那是在给自己的欲望找借口。Hip-Hop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样貌,我觉得这也是它的迷人之处。至于营造好男人人设这一点,要我说,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在你的“艺人”、“明星”标签的背后,你是一个人,是一个音乐人,那最重要的就是把音乐做好对吗?不要委屈自己的梦想,没有人是完美的,而听歌的人也应该把关注放在歌上,而不是演唱者的生活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生活。

王以太:Hip-Hop从来都不是舶来品

F:2019年入选了“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这对于你来说的成就感更大还是自己作品获得年度金曲奖得到的成就感更多?

W:说实话,这种“成就”只会让我在当天开心,最让我有成就感的还是粉丝的直接反馈。比如有人对我说“你的歌伴随了我整个疲惫的高三生活”;还有一次我们在喝酒,有个小孩就在门口硬生生等到我们喝完,问我要了个签名,并告诉我,“你一定要好好做音乐,中国需要你们这样认真做音乐的人”,我觉得这些才是我的成就感高光时刻。

F: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W:我当时直接醒酒了,那一瞬间我觉得,只要有这种人存在,我就会把音乐永远做下去。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