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红花会是什么意思)

2022年5月11日19:14:43 发表评论

如果要问最近最受人关注的说唱厂牌是哪一家,相信大部分人的答案都会是Digi Ghetto。这个新兴的成都说唱团体象征着CDC最新鲜强劲的说唱力量,其中的Thomeboydontkill、Mac Ova Seas等人更是在近两年蜚声说唱乐坛,成为不可忽视的说唱新星。

如果你以为这篇推文接下来要聊的是Digi Ghetto的音乐作品,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当我主动点出偷米和Mac的名字的时候,其实正反映出了一种普遍现象:除了厂牌的死忠粉丝会记得厂牌里的每一个人以外,在路人眼中,能被记住的往往只有“出圈”了的寥寥数人。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马太效应的一部分——厂牌里出名的人会越来越出名,而不出名的人除非有什么大的机缘。很可能就会一直沉寂下去。成名是一门玄学,于是很多不那么有名气的厂牌成员往往选择了低调行事、专注音乐。

然而,由于身处在知名的说唱厂牌中,他们又往往被拿出来和业已成名的队友作对比,还常常被贴上“混子”、“边缘人”等莫须有的负面标签。今天,我们就把目光对准这些知名厂牌中的低调实力派,让他们也享受一下得到曝光的感觉。

在正式开始之前,我们需要划清范围:本篇推文所说的“低调实力派”,专指那些身份为说唱歌手的厂牌成员,制作人、DJ、摄像等厂牌成员并不包含在内,因为他们都是广义上的幕后工作者,本身就是低调的,像老道那样高调的毕竟是极少数。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同时,因为我们不可能对每家厂牌的人员变动情况都了如指掌,只能从公开的资料和新闻中去得知该厂牌目前的成员阵容,并且从中选出“低调实力派”。

所以,我们这篇推文有可能出现一些疏漏或错误,比如某人在我们看来低调,但其实是因为他已经不在厂牌了。我们会尽可能避免这类错误,但如果出现了,也请读者们多多谅解,并帮助我们指正。

既然提到了CDC,那么说唱会馆自然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当然,现在已经没有说唱会馆了,只有成都集团。原说唱会馆和成都集团的区别只在于两个人,一个是谢帝,一个是白总。以谢帝的知名度,我们自然不用提他,倒是白总可以聊聊。

白总的艺名是Lil White,早年也叫小白,但在《中国有嘻哈》红花会的小白火了以后,为了表示区分,一般就把他叫做白总了。因为并没有把说唱当成主业,近几年的白总并没有在说唱方面有所动作,他上一次给人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还是在《CDC 2012 Cypher》中。在此之后,他基本就转向了幕后工作。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大众对于白总的印象,更多还是在街球方面。当年盛宇确实赢了马思唯的Air Force 1,但却输给了白总。所以,在2017年年底那场Beef里,其实两边说得都有道理。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不得不说,成都集团不愧为中文说唱圈的顶级厂牌,厂牌虽然人数众多,但基本每个人都在近几年的各类节目中有着不少的曝光,要找出一个低调实力派还真的有点困难。不过这样的人选也不是没有,没上过电视的孟子和猫儿师就显然符合我们的定义。

其中Melo和邓典果DDG需要说明一下,虽然Melo也没上过电视,但他的整活能力一点都不弱,作品产出也不少,跟低调属实不沾边;如果本文写于2021年年初,邓典果肯定要位列其中,但2021年他在《说唱听我的2》拿到了亚军,有了足够的曝光,他留法回国的故事也人尽皆知了,因此也就不再赘述了。

孟子是ATM顶级玩家成员,队友Ansr J和李尔新都登上了《中国新说唱2020》的舞台,而孟子没能“触电”的原因,可能和他从前的一些经历有关,这从Buzzy对当年OnStyle的Diss《W.D.G.A.F Pt.2》里就能听出一些端倪。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不过相较于未能“触电”的遗憾,孟子的粉丝最常调侃的点在于他“老是把作业夹在别人的作业本里”,这句话的意思是孟子不但没有推出过自己的个人专辑,就连纯粹由自己演唱的个人单曲都少之又少,往往都是帮别人做Featuring。

我大概搜了一下,他上一首没有任何Feat的、独自演唱歌曲《I Don't Care Freestyle》发布于2019年5月,马上都快三年了。在这将近三年的时间里,孟子没有出过一首真正意义上的个人单曲,他Feat过Y.O.U.N.G、Ansr J、李尔新、Melo、Ty.、王以太……但就是没有自己的歌,也难怪孟子存在感不高了。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猫儿师和白总一样,都属于说唱会馆的元老级人物,也基本都是在说唱会馆的早期比较活跃。猫儿师在一个细分领域里相当厉害,那就是“方言快嘴”。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他的普通话快嘴也不差,但在普通话快嘴方面,高手还有很多。而一旦进入四川方言快嘴这个细分领域,猫儿师几乎就是如鱼得水,不仅快嘴速度惊人,Flow也变幻莫测,堪称技术流中的顶尖高手。

由于年代久远,猫儿师的作品也大多难逃下架的命运,代表作《好生说》、《吃多点儿好》都已经无处可寻。在说唱会馆的新生代们闯出一片天时,猫儿师也一度放下说唱,去到别的行业。

但2018年前后,他又回到了说唱圈,以缓慢的频率更新作品。2021年12月,沉寂多时的猫儿师终于用新专辑宣布《出山》,相信不久之后他也将走进更多人的视野中。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聊完了CDC,就该聊聊跟他们相爱相杀的CSC。CSC有不少知名的说唱歌手,但属于SUP厂牌的成员并不是太多,像于意Yee、云别等人,其实都不是SUP的成员,老成员西奥也退出了SUP。龙泽宇在音乐上能算低调,但他的主业还是MV导演与制作、影像设计等,因此我们也不把他算在内。

SUP里真正低调的,其实是一个组合。这个组合叫做X!GO(读作赛哥),由Ranzer和East东别组成。

Ranzer是留学密歇根州大的高材生,回到国内以后却意外地精通民歌、民谣,发布的《湖湘慢摇》具有浓厚的湖南民俗风情,获得了不少好评,作品也被选入教科书,他本人甚至还登上了《我要上春晚》,一度要撕掉这枚“低调”的标签。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然而,Ranzer却决定把自己经营多年的微博账号彻底注销,只在音乐平台上发歌。很多粉丝不理解他的决定,但这可能就是Ranzer想要的。他说,他不希望自己的音乐被当成商品,也许他只想停留在纯粹的爱好。

另一位成员东别则是在underground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江湖,Battle MC出身的他嗓音极具粗犷而有力,也曾经在2013、2014年蝉联Iron Mic湖南赛区的冠军,在全国比赛中也屡次有过精彩表现。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然而,东别微博的最后一次更新却停留在了2019年的5月。从此时开始,Ranzer开始以单人的形式活动,东别再无音讯。

而他的行踪到底如何,我们在此不便透露,希望知道答案的读者可以百度搜索“东别李岷达”来获知。我们只能说,或许东别的“低调”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也可能等到他回归时,他已经不再是SUP的一员。

离开CSC,我们聊一聊目前正在遭遇疫情的西安,说一说曾经的红花会。他们也是和说唱会馆一样,基本上全员都比较出名,也大多都上过综艺节目,相对比较低调的只有啊之和DP。

啊之是红花会的元老级别成员,加入时间仅次于弹壳、丁飞和蜘蛛,他也是丁飞的徒弟。在2011年红花会成立之前,啊之其实是西安本地相当活跃的Battle MC,虽然缺乏统治力,但也曾经战胜过张昊这样的好手。而团队成立后,啊之就逐渐专注作品,退出了Battle的舞台。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但是啊之也曾经回到Battle赛场上,那是在2014年。不过,久疏战阵的啊之状态并不算太好,他分别在两场重要比赛中输给了辛巴和门猪,从此以后啊之便没有再玩Freestyle Battle,而是全心全意打造作品。

其实在《HHH 2015 Cypher》、《Rocket》等作品中,啊之的段落都非常有水准,但他的存在感却与他的资历并不相称,一方面是因为他没有标志性的个人单曲或专辑,另一方面是他为人处世确实相对低调。

本来2021年啊之参加了《说唱听我的2》,甚至已经进入了正式录制,但最终他却选择了退赛。这片红花会的绿叶何时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仍旧是个谜团。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红花会另一位低调的成员叫做DP,不少路人粉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这位成员的存在,因为他很少与其他成员互动,也甚少在公众场合出现。至于为什么不互动、不出现,答案是:DP并没有在国内发展,而是去了加拿大。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DP是小白的表哥,小白也是由他引荐而进入红花会的,兄弟二人在2016年凭借对HipHop音乐及潮流文化的敏锐嗅觉和独到见解组成了LBA Crew,出了不少新潮的作品。2017年,DP随着团队一起被MDSK签约,但他并没有发布多少个人作品。

在随后几年红花会发生的各种变故中,DP并没有受到任何波及,也没有什么表态,甚至表弟小白退出了也没有影响到他。DP是否仍旧属于红花会,我们无法下定论,毕竟他已经漂泊在外许久了,但我们能知道的是,他本人并没有宣布退出,他也仍然躺在红花会队长弹壳的关注列表中。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2020年的《说唱听我的》让Free-Out一举成名,那也就来说说Free-Out。自称是“低调王”的人,咱们肯定不能再算进低调人物中了,但Free-Out不同于别的厂牌,他们是真的全员都上过节目了,有的人还不止上过一次。所以我们只能强行选出比较低调的人。

既然都上了节目,那咱们就比比成绩,成绩不够好的、也没啥Hit Song的,咱们就算进低调人物里。按照这个标准,我挑出了Busta Zun。

Busta Zun在《说唱听我的》第一轮败给了老胡,但他其实已经是沉淀多年的老将了,早年间他就是江浙沪Battle赛场上的一员猛将。

加入Free-Out后,他最著名的一件事是在2017年年初的光GAI大战中,以一首《品痔》回击大狗的《品质》,获得了相当之多的赞誉。如今的Busta Zun早已结婚生子,家庭美满,但他仍然说:“家的名字叫HipHop”。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既然提到了光GAI大战,咱们回顾了光光的厂牌,也可以来聊聊GAI的厂牌GOSH。在写GOSH的厂牌故事时,我曾经说过GOSH是节目的最大受益者,因为他们几乎全员都上过综艺。

不过,他们的出名程度倒是有高有低,这也给我选出低调成员提供了空间。小艾本来是一个好的选择,但过去的2021年他退圈的风波客观上给他增加了不少热度;OG Rolly从进入厂牌开始,更多做的就是幕后工作,所以这两位我就不计入在内了。

首先要说的是CJ希介,其实他在《中国新说唱2020》已经进入了战队环节,在别的厂牌这肯定不会被列入低调成员的。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他的问题在于,进是进了战队,但在节目中其实没有什么镜头,并且在战队里也没有熬到表演个人曲目的环节就被淘汰了,所以逛了一圈节目下来,并没有给人留下什么印象。

在我脑海里,他的镜头甚至没有街球帝给张靓颖下跪来得印象深刻,所以你不得不很无奈地承认,有些哗众取宠的人确实得到了他们想要的。

而GOSH最低调的要属Tory,他本身是个设计师,早期在团队内其实还是很活跃的,但逐渐就偏向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后来又新起了神秘组织“永力兄弟会”,在幕后待久了就很难回到台前了。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Tory上一次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还是《重庆茶馆Cypher》,就是GAI《火锅底料》的出处。在那之后,Tory就很少发布作品了,上一次还是2019年年初。

少有人知道的是,Tory其实对GOSH的发展起过决定性的作用,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当年在酒吧里结识了GAI并且把GAI带到了GOSH厂牌,这才有了以GOSH成员身份名动天下的GAI,也才有了GAI极力去拉拢的雾都和王齐铭等人以壮大GOSH的事。说Tory是GAI说唱生涯的领路人,一点都不过分。

《说唱听我的》让Free-Out的知名度加大,而当年的另一档节目《说唱新世代》则在一定程度上让丹镇北京的人气大增,因为两位成员生番和斯威特都在节目中表现优秀。此外,梁维嘉也在《中国新说唱2020》里获得了Solo表演的机会。

鉴于还魂散已经退出了丹镇北京,怪鸳鸯长时间没有消息不知道是否解散了,所以丹镇北京里最低调的人物在我看来就很好选择了,那就是刘锐SistaKilla.L。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刘锐低调的一大原因是,和丹镇北京给人的硬核印象不同,他是一个狂热的雷鬼音乐爱好者和DJ。他与法国朋友General Huge aka 雨果在北京一起开办了中国第一家以雷鬼音乐风格为主的唱片公司和发行公司“ChinaMan Yard(原DB Bros Records)”,作品也很少发布,他在网易云的歌手页只有一首歌。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谈到了硬核厂牌,那我也会想起硬核之王法老所在的厂牌活死人。活死人从2018年开始变成了圈内最有梗的厂牌之一,这几年也是全员都上过了节目,曝光度一直不错,在这群人里选出比较低调的,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事先声明一下,在《活死人2018Cypher》中以全英文Verse惊艳全场的Viito已经离开了活死人,成立了自己的厂牌戾仁Lyrin,否则他肯定是我的首选。

既然大家都上过节目,那最低调的肯定就是节目里镜头最少的人了。这一点上,龙崎以微弱优势战胜了法老,毕竟他没有通过《中国新说唱2020》的海选。龙崎和啊之很相似,都是厂牌的元老级别成员,但是始终没有代表性的个人单曲,出道多年也没有一张个人专辑,这让他始终无法打开知名度。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其实龙崎是同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组建了同济大学最早的说唱社团,但是来到活死人之后并没有在个人作品上打开局面,反而是在《行尸走肉》、《砍死法老》、《活死人2018Cypher》中有精彩的段落,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总有人把活死人当作上海厂牌,从而忽视了真正的上海厂牌1SHOT。1SHOT有不少沪语说唱的老前辈,例如Cee、Keyso、DonDream(即TangKing);

也有近几年在节目中崭露头角的新生代,例如小酷Coola、土人儿TRE。在他们之中比较低调的,是组合夜吟人。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夜吟人由孤矢和颠倒组成,两人是大学同学。他们的风格以中国风为主,这让他们在技术流众多的1SHOT里显得独树一帜。其实他们的组合成立在2012年,也有十年之久了,但是在毕业之后,孤矢成为了混音师,颠倒则成为了剪辑师,两人的本职工作让他们没有太多精力能放在说唱上。

最后我们要说的这个厂牌非常特殊,因为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决定不挑出这个厂牌里的任何一个成员作为“低调人物”,而是把这整个厂牌都称为“低调厂牌”。相信大家也猜到了,这个厂牌就是来自西安的NOUS。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NOUS厂牌的成员其实也有不少人在综艺中有过曝光,像派克特、Cream D、辛巴、刘柄鑫、张昊等人;常年有演出,且在圈内声望不俗的也有像Dirty Twinz、鱼头、Kigga等人,但他们的每一个人都带着一份NOUS独有的低调。我们实在没办法、也没有必要挑出谁更低调一些了。

NOUS这样低调的特性,跟厂牌的创始人派克特、Cream D等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他们两人都是完美主义者,在没有上综艺之前,是出了名的爱攒歌,保持高强度的创作,但就是不发歌。Cream D在整个2021年只发布了一首新歌,还是在《一周的说唱歌手》上“不得不唱”的。

对作品的精细化追求、对名气的不在意也影响了其他厂牌成员,最终让NOUS的低调成为他们厂牌最深入人心的标签。

盛宇街球输给了会馆里的他,红花会中谁的存在感最低

以上就是我们盘点的那些知名厂牌中的“低调实力派”,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低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音乐作品质量不佳。

衷心希望在这篇推文发布后,他们的作品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让他们早日通过音乐成品,摆脱那些蔑称的困扰……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