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说唱听我的小鬼)

2022年5月5日15:56:07 发表评论

时间还有18分钟进入晚上11点,在天津大麦66LiveHouse的媒体专访间,小鬼和最后进行文字专访的四家媒体围坐在一起,接受当天的最后一轮“车轮战”。不需要再面对镜头的小鬼放松了些,他随意跨坐在一张椅子上,时不时用手敲击着椅背。

当天是小鬼“冬日限定私享会”的演出日,他采取了数字加模拟的“融合Live”形式,演唱了包括《Tiger》《Ready Now》等在内的十首全新改编单曲。红发、黑衣、铆钉项链、烟熏妆容,暗黑哥特造型配上颠覆性的摇滚编曲,这一刻的小鬼不是中规中矩的偶像,甚至不只是个rapper,在舞台上燥到忘我的他,仿佛一个摇滚明星般纯粹、野性。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最后一首《What’s Wrong With Me》唱完,小鬼筋疲力尽地仰躺在舞台上,台下粉丝们的叮嘱声和呐喊声包围着他。他举起话筒:“你们聊,别管我。”

那是他纯粹享受舞台的时刻,声音都被隔绝。

说唱已经“过时”了

“我觉得说唱已经过时了。”在音乐私享会结束后的资深乐评人和媒体群访中,小鬼这样说道。

一个以说唱见长的偶像,公开表示自己的“立足之本”是过时的,不免让人觉得惊讶。但听过小鬼在私享会中演绎的十首歌曲后,又不难得出结论:他确实是在做不止于说唱的尝试。具体体现在他的所有编曲都不同于录音室版本,歌曲风格大多是Rock和Hip Hop的结合,在他的认知里,这种音乐风格更趋近于说唱摇滚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我就是一个rapper。”在后来的专访中,小鬼进一步解释了这个问题,“但是在做摇滚的事情,就像我刚刚说的,摇滚和说唱其实是不分家的,但是纯做说唱的话,局限性还是太大。说唱的可塑性很强,它可以加各式各样的元素进去。”现在关于说唱的创作太多,有时听到一些说唱的beat,小鬼甚至都没有什么创作的欲望。

在他看来,说唱是一个融合属性非常强的音乐类型,它可以和许多的音乐,比如中国风、弦乐、古典、摇滚、爵士、雷鬼等等相融合。“我一开始不仅仅是为了做说唱而做说唱,其实我是想要做音乐,纯说唱太局限了,我想要不断去融合更多的风格。”小鬼听过一些国外的摇滚说唱,像是Limp Bizkit、Linkin Park之类的,对他的影响都比较深刻。

“其实你现在听大部分的歌曲,里面都会加一小段说唱,我相信在不久之后,说唱会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在大家面前,而那个时候,我觉得摇滚说唱绝对站在第一位。”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这场大多以摇滚说唱形式呈现的音乐私享会,起因是小鬼今年“很想很想很想”唱歌,“太久都没有跟大家唱歌了。”他用最快的速度准备,把每一首歌都重新进行了改编,并且必须要改到他满意为止。十首歌曲当中,小鬼自己提供了大部分的编曲设计,再请老师帮忙实现。

排练也是个需要“碰”的过程,他和乐队的空闲时间很难重合,好不容易碰上了,排练都要“往狠了排”——不吃不喝排到深夜,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抠。第二天起来状态都已经“不行了”,还要做别的事情:染头发和做指甲。毕竟,“当个rocker真的太难了。”

办这样一场私享会,小鬼多少有“赌”的成分在里面,他私心觉得摇滚说唱是一个趋势,至少听起来是能让人激动、兴奋的,“所以我才会都改成这个风格方向。”音乐会的反馈也证明,起码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能接受的。

“其实,我赌中了。”不管连番采访有多疲惫,聊起他的音乐,小鬼依然是雀跃的。

“我没有想去做大众化”

过去两年的小鬼,参加了很多档音综,《跨界歌王》《我们的歌》《天赐的声音》等等,相比一些“出道即失业”的偶像、歌手和唱作人,小鬼的展示空间足够多。尤其台综,还有年轻偶像单凭网络无法捕捉到的潜在男性受众和大龄受众。根据骨朵数据统计,《我们的歌》19-24岁、25-34岁两个年龄段的受众比例基本持平,《天赐的声音》的男性受众甚至高于女性受众,占比超过百分之五十。

在多档台综中有过出色表现,搭档过李玟、罗琦、胡彦斌等前辈的小鬼,在很多专属于电视的观众口中,也能被叫出名字。

这种扩圈确实是小鬼参加台综的目的,但他其实不是完全适应电视上的live表演。舞台讲求的是只此一次的尽情释放,是“落子无悔”,是不能重来。而电视录制可以无限重复,同时还要考虑观众的接受程度,规矩更多,因而呈现形式相对比较传统。同样一首歌,小鬼更喜欢能在LiveHouse的舞台上演绎的风格。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电视版《Tiger》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现场版《Tiger》

现在的录制形式对于舞台型选手而言,少了一些音乐最真实的状态,更多是以呈现出好的声音和画面为主,缺少一点互动性。“但是我觉得过几年应该会不一样,会有一些新的节目出来,可能会有一些更新颖的形式。”

在客观层面上,被更多人接受意味着音乐的大众化,小鬼就是接受了“扩圈”的建议,才会选择接受电视节目,努力地让自己去尝试。但在主观层面上,他没有想过要做大众化的音乐,他就是想要做他自己的音乐风格。“但是在一些小的细节方面,我当然会选择更容易接受一点的技巧去让大家接受,这是一件让我觉得有动力的事情。”

他会在大众和个性之间寻找平衡,因为尝试一下说不定会被人接受。但还是用他自己的方式,以小鬼式的表演风格,被更多人看到,乃至喜欢。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出道近三年,出过超二十首原创单曲,有过各式各样的翻唱舞台,很多人觉得小鬼“歌比人红”。他在私享会的舞台上说,想给自己一个传递力量的机会,“希望我能够在有一天可能要离开这个地球上的时候,给大家多一点力量,这是我的使命。”

《说唱新世代》的导演严敏问过节目中的很多选手一个问题:说唱需不需要有社会责任感。有人回答需要,有人回答不需要。在小鬼眼里,使命和责任的本质意义相同,但“责任是必须要去做,”它承担的是社会教育、观点输出的作用,比如校园暴力、职场歧视、男女平等等等议题。“使命更直观一点,更中二一点,”它可以聚焦于一件事情的单向输出上,力求把这件事情做到极致、做到最好。

这种使命体现在音乐上,就是小鬼希望他的音乐能够带给粉丝们力量,能够让她们感受到温暖,他享受的是他的音乐能真正感染到她们。“我不希望她不喜欢我的音乐,是我让她拍手所以她才拍手,而是她发自内心地享受,她会想要站起来。这才是我想看到的。”

“我觉得我做音乐是有使命的。”小鬼说。

变和不变

小鬼也有被自己的歌赋予力量的时候,他在写《Come Back》这首歌时,经常听完“眼睛就红了。”

2020年是他对自己质疑比较大的一年,他在舞台上说,“很多时候总是觉得为什么做不到最好,为什么不能突破自己,为什么就卡在这儿,你都已经卡在这儿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迈出那一步,我觉得我找不到光了。”他在去年11月发过一条微博“我可真是个烂人”,里面就有一句“我写不出好歌了”,契合当下他所表述的心境。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小鬼的自我怀疑和不自信来自于对自己的要求跟压力,尽管在他人看来,不断发歌、不断登台的小鬼一直在向上走。

“很多人都劝我说你不要这么极端,”群访时小鬼表示,“你稍微放低一点,自己会舒服一点,但是我很享受这种状态,我很享受质疑自己的状态。真的有一段时间实在是写不出任何东西,怎么样都觉得不好,但我还是会把这种状态记录下来,我会把它写到歌里。所以说我可能在2021年,会写更多情绪激进一点的歌。”

小鬼的所有音乐都是以自己为出发点的,以前他还会在乎粉丝喜不喜欢,或者其他人喜不喜欢,但后来发现在乎也没什么用。无论是嘻哈还是朋克摇滚,能对他的音乐照单全收的人,一定是先接受了他的人格,然后再接受他的音乐,因为他的音乐是他人格里的一部分。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你想要做出什么样的音乐,你必须得要先活成什么样的人,你经历了什么都会在你的歌里出现。”唱硬核摇滚的他,因质疑而激进的他,出发点都在于此。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小鬼在舞台上燥起来的时候,台下的呼喊声此起彼伏,有人喊他“宝贝”,有人嘱咐他多喝点水,小鬼站在舞台上,看着台下看着他的粉丝们。他很喜欢这种掌控欲,但那些声音在当时当刻,其实大多他都没听见。

偶尔几个瞬间,台上和台下让人觉得是割裂的两个空间,台上站着的是一个把自己化成暗黑哥特造型的rocker,而台下的粉丝们喊的却是“宝贝好可爱”,就连小鬼自己也觉得很反差。“但是没关系,燥就完了。”他只希望台下“享受就好”,不管什么反馈,他都能够接受。

在同龄人中,小鬼的舞台表现力很强,live极少失手,不少“秀粉”也表示过,小鬼的live水平高于绝大多数的内娱偶像。但他平常其实不练歌,比起刻意练习,小鬼更像一个状态型玩家,“就玩。”

“其实音乐这东西没有那么高的门槛,你想想最早那些穷人,那些黑人的孩子,哪有钱学音乐?没有人教他们音乐,他们就是在街上捡个木板就搁那敲,没有人教他们弹钢琴,他们就是自己摸索。”针对音乐来说,学和练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就是你够不够热爱。”小鬼不练习,就是喜欢钻研,也不觉得累。

他还特别喜欢音乐剧,曾经还想在自己的个人专场排演一出音乐剧,作为表演的压轴曲目,但最终因为难度系数大且效果不佳,未能成型。他喜欢看《爱乐之城》《马戏之王》这种音乐剧电影。“我觉得音乐剧在唱的时候,很考验一个歌手的情绪跟状态,他的状态需要跟他演绎的歌曲合二为一,而且你又得很自然。这个状态是我很喜欢的,我很喜欢自然。”

“你有考虑去演个音乐剧吗?”记者问道。

“可能还没有,没有那么多精力,还是把精力放在音乐上。我先把音乐做出来,然后再去涉猎更多的方向。”

说唱摇滚,“我赌中了”|专访小鬼王琳凯

把精力放在音乐上的小鬼,已经前行了近三年时间。他还在大厂比赛的时候,记者曾采访过他,那时的他留一头脏辫,是所有练习生中的气氛担当。当时小鬼就已经说过“我就是我,没有必要去戴上那层面具”这种话,现在再来看,他的处事风格依旧如此,说着“给我个舞台我就要把它‘炸’了,我管它是什么。”个性的释放甚至比三年前更加极致,也更能招来光。

小鬼是个能被看透、又能巧妙地隐藏自己的人,任何一种对他的解读都有可能存在错误。但有一点一定正确:他一直在勇敢地做自己,不管是过去还是在未来。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