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搞不懂为什么喊麦不能叫作艺术?

2022年11月2日21:58:27 发表评论
摘要

前段时间的押韵诗人上,我写了一篇有关AR的文章,从文本创作的角度聊了聊AR的歌词为什么如此精彩。在那

前段时间的押韵诗人上,我写了一篇有关AR的文章,从文本创作的角度聊了聊AR的歌词为什么如此精彩。

在那篇文章下面,有一个朋友留言道:“我就搞不懂为什么喊麦不能叫作艺术?”

在如今说唱形式大好的环境下,我只用回他一句“因为喊麦傻逼”,想必也能收获不少点赞。

不过作为一名职业杠精,我特地去找了一些喊麦歌曲,仔细的听了听,就为了搞清喊麦这种形式,为什么不算艺术。

更为吊诡的是,喊麦的唱和伴奏,并不是结合的。理论上来说,任何曲子里只要加上了四八拍,都能成为喊麦的伴奏,我也没有听说过谁是专门给喊麦做伴奏的beatmaker。

而喊麦的本身技巧,也仅限于在每个四八拍里把歌词唱完,并没有将拍子做出切分,每一首喊麦,至多有两次韵律上的变化。

也就是说在节奏这一点上,喊麦都没有做到极致。

在网上很多人会把喊麦称为当代鼠来宝或者快板,我觉得这对于传统文化多多少少有了污蔑。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把高派、王派、李派的快板也顺带听了一遍。由于快板书里,节奏就在表演者手里的板上,你可以看做快板艺人本身就具备了rapper和DJ两个身份。

并且在《玲珑塔》、《同仁堂》这些老唱段里,你也能听出快板和说唱的某些相似之处,比如切分、弹舌、三连音这些技术,快板里也有。

最为古老的现场艺术,快板自然在舞台表演、动作表情上,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所以说就算单就技术层面上,拿快板和喊麦来比较,快板也能形成降维打击。

既然在技术上,喊麦能否被称为音乐都存在疑问。那么在歌词文本上,他们有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呢?很遗憾,没有。

“艺术源于生活”这句话,在歌词的体现上尤为淋漓尽致,喊麦也是如此。在我听的这50首喊麦里,大致分为两种:古典型和现代型。

古典型喊麦大多都是一些半文半白的仿古诗词,内容主要以网络小白文中作为核心思想,搭配上“我”、“他”、“这”、“那”几个字夹杂其中,诉说了主人公对抗苍天、对抗大地、称王称霸的梦想。其中的代表作就是大名鼎鼎的《一人我饮酒醉》。

现代型喊麦则又分为两个大类,叙事型和喊话型,叙事型喊麦的精髓就在于卖惨,深得苦情歌的精髓,不是男的没钱被绿了,就是女的拜金出轨了。一般还要唱一唱诸如“我为你付出了辣么多,你怎么不爱我。”这样的话。

喊话型喊就比较简单了,歌名大多是《女人你听好了》、《男人你听好了》、《不男不女的人你听好了》这样,算是喊麦版的《劝人方》,很可惜价值观比较偏激。

和叙事型喊麦一样,大部分喊话型喊麦里,都离不开“拜金”、“苦情”这些话题,而且总是用幼儿园大班就明白的道理,配上钢琴伴奏装出一副一往情深的样子,让人十分不爽。

纵观现代型喊麦的式微,我总结了一下,就是这帮人的套路被搞土味视频的学去了。按照上面这种分类方式,我们很容易就能从土味视频里找到喊麦的直系亲属。

既然在确认在技术和文本上,喊麦都达不到艺术的标注后。最后,我们再谈一谈什么样的形式,能被称作艺术。

在傅雷翻译的《艺术哲学》上,有过下面这么一段话:

首先有表现时行特征的时行文学,和时行特征一样持续三四年,有时还更短促。只要风气稍有变动就会消灭,它过时了,而我们还觉得奇怪,当年自己怎么会欣赏这一类无聊的东西。

时间就是这样在无数的出版物中作着选择,把表现肤浅的特征的作品,连同那些肤浅的特征一同淘汰。而只有那些能够写出一个时代、一个世代,乃至民族特征和人性的作品,才可能具有长久的魅力。

喊麦就是这样一个展露了当代社会某些肤浅特征的产品,大致一听好像有些词挺有道理,只要你稍微动一下脑筋,就知道全部都是扯淡。

他既不能像传统快板那样,在文本上做出宏大、曲折的叙事,又不如说唱能够在音乐性上做出很大的突破。就算在互联网上,他也只能代表一小部分人的价值观,当然无法做到艺术的层面。

我们把时间线往后推50年,50年后的人,谈论到21世纪10-20年代的时候,肯定会把网络直播,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开端之一记录下来。并不会记得这个时代,出现过一种名为喊麦的“艺术形式”。

也有很多人说,如果给上喊麦一些时间,他们是有机会成为中国的说唱的。对于这样的观点,我只能说:大人,时代变了。

喊麦本身就是模仿说唱而生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拼得过真正的说唱艺术。由于整个表演都是依托于网络直播,喊麦的歌手们也不可能有时间对喊麦进行精雕细琢。

就像“喊麦艺术”这四个字一样,提出这样的观点的人,本身就是在讨论一个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的东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