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座票”被黄牛抢空,巡演阵容引发争议,活死人这次翻船了吗?

2020年11月25日20:17:10 发表评论

即使是最熟悉近年来说唱圈新闻的爱好者,也很难搞清楚:2016年由法老、龙崎和RanGo共同建立的恐怖核厂牌活死人,怎么就变成了2020年这个举手投足皆是梗、营销能力顶破天的沙雕相声厂牌?

无论你喜欢与否、承认与否,历经《中国新说唱2019》的曝光、拿下融合嘻哈颁奖典礼的最受欢迎音乐厂牌后,活死人厂牌都成了中文说唱圈毋庸置疑的一线厂牌。

同时,成员们基于互联网厂牌这一属性而衍生出的“善于玩梗、乐于玩梗”,也使得他们在这个时代吸引了最广泛的年轻听众,并且不断增加着听众黏性。

然而,“最广泛”并不总是一件好事,在热度高涨的同时,不难发现活死人粉丝的质量开始变得良莠不齐。早在去年巡演昆明站时,就已经有成员结束后吐槽台下观众不够热情,这些“寒心”的表态也遭到了粉丝的回怼。

而今年,争议甚至在巡演之前就发生了。而这种争议,源自有些“星光黯淡”的巡演阵容:一是厂牌之前的流量担当福克斯完全消失,但福克斯很长时间没有和活死人成员互动,这种消失可以理解;

二是作为厂牌实力担当的法老和杨和苏仅仅出现在6站巡演的4站之中,并且还是错开出现,也就意味着观众无法看到法老和杨和苏同台;

三是巡演南京站和济南站既没有法老也没有杨和苏,除活死人成员外,只有那奇沃夫、周密和阿达娃等《说唱新世代》选手前来助阵,这样的阵容自然会让一部分活死人的粉丝觉得有些失望。

实际上,作为互联网厂牌的活死人,其松散程度应该算是一线厂牌中较高的,因为它无法靠地域或公司维系关系,成员彼此的交流合作完全靠兴趣。

但即便是这样,他们在两年之内算上这一次,依旧是搞了四次巡演。他们的四次巡演分别在2018年年初、2018年年末、2019年年末、2020年年末。

“互联网厂牌”能做到这一点,并且还要协调杨和苏、法老这种签约了商业公司的rapper,的确是有较大难度的。小李Pissy也发微博,说了很多巡演所面临的主观以及客观的难题。

只有适度玩梗,才不会陷入梗带来的负面影响中。因为阵容不符合心意就开始攻击活死人厂牌的人,显然不配称之为“粉丝”,甚至不配做一个合格的说唱听众——因为尊重音乐人是最基本的礼貌。

活死人巡演的另一个争议来自“王座票”的设置。想出这个点子的成员小精灵就说“纯粹是为了好玩”,这也符合活死人厂牌一贯的调性。

活死人成员们纯粹只是想来点节目效果,但资本是逐利的,它不会跟你幽上一默。哪里有票、哪里有VIP票、哪里有高价票,哪里就有黄牛。在黄牛的特殊渠道和强大能力面前,6张王座票里的5张都花落黄牛之手。原价不过555元的王座票,也随之被炒上了8000元的天价(都够法老拍一部MV了)。

面对如此违背初衷的情况,活死人成员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前主理人法老就表示,已经委托喉结蜥蜴化身FBI调查王座票背后的身份,而处理结果也是强制退掉了5张黄牛手上的王座票,最后将会直接在现场观众中抽取,也算是把节目效果给整了回来。

话说回来,活死人这次的几个争议真的让他们翻船了吗?那你可能真的是多虑了。当你想到这是一个可以用反复解散来营(wan)销(geng)的厂牌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除非遇到成员黑料方面的争议,否则都只是他们“被动的”又一次营销罢了……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