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2019年9月28日21:50:06 发表评论

名字里带“矢”字的人物,我知道两个,第一个是圣斗士星矢。第二个是夜吟人孤矢。

前者是银河系里打不倒的天马座,而后者,则是源于大犬座中第二亮的恒星,弧矢七,把弧改成了“孤”,弃掉七,唤为“孤矢”。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孤矢,江西南昌人,在高中后,定居“魔都”上海。一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厂牌,没有任何比赛经历,没有狂拽炫酷AKA的“三无”养生说唱歌手。

成长于80年代末的孤矢,和大多数玩着泥巴长大的熊孩子一样,对于说唱的接触,是从潘玮柏,周杰伦开始的。虽然那时候,还不知道hiphop到底是个啥,但每天最大的乐趣也成了带上耳机,跟着音乐摇头晃脑。就觉得他们说得好快,听得过瘾。

孤矢一直都不算外向,虽然也渴望成为舞台上的唱跳选手,也期待着在篮球场上大杀四方;但不善言辞的个性,加上经常被击飞眩晕的体质属性,让他最终选择了音乐,陪伴自己的业余生活。另外,每周都会来一两盘斯诺克这种少于三人的集体活动。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少年孤矢四平八稳地考上了上海大学,孤矢认识了夜吟人的另一位成员,隔壁的隔壁寝室的同班同学颠倒。

两个人在班里都不太说话,但是每每遇到音乐活动,却总是能聊得很来。经常把自己听到的歌曲相互分享。两人逐渐发现中文说唱早已经不满不了自己的耳朵,便开始疯狂搜罗更加炸裂的海外说唱和摇滚风格。自此以后的十多年,孤矢和颠倒也成了最好的兄弟。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孤矢迷失在Linkin Park,还专门去了听过两次现场。同时也成了姆爷的迷弟,在大学时光里,已经把Jay-z,Nas,T.I、侃爷等主流说唱歌手听了个遍。

孤矢不像其他的男生一到大学就放飞自我。不喜欢参加聚餐,更不会抽烟喝酒。虽说至今还没去过夜店,但无数个美好的夜晚,却依旧难眠,心情都留在了那些或愤怒或激昂或婉转或动人的声音里。此时的孤矢已经不满足于只做一个听众。自己尝试着开始选beat填词,拉着颠倒一起一人一段的“玩说唱”。顺便传教一下自己的养生道法。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就这样边养生,边听歌,到了大学毕业的时候,两个人都留在了上海。沉迷光影世界的颠倒去做了视频剪辑师,而依旧醉心于音乐世界的孤矢,一直都想给自己的说唱做混音,便去了清晨录音棚开始实习。工作室里出入的歌手形形色色,而孤矢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曾经在《达人秀》上见到过的keyso寿君超。

面对这个有些内敛却又钟情于说唱的实习生,keyso毫无保留地把自己这些年的说唱经历分享给了孤矢,受到一波荣耀鼓舞之后,孤矢更加坚定了要把自己的说唱做出来的信念。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空闲时间里,非战斗型养生系rapper从来不去freestyle。孤矢要么就是留恋于艾泽拉斯大陆,要么就是在旅行的路上寻找创作灵感。

而中国之大,唯独钟情于西北。狂野的自然风光远胜于城市里的灯红酒绿,丝绸之路的美丽传说让孤矢如痴如醉,美丽的喀什姑娘更是让孤矢想要入赘。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在2016年郊外的一个美丽的夜晚,孤矢又失眠了,辗转反侧81次之后,却无奈设备都没在身边,只能深夜拨通了颠倒的电话畅谈。这才有了后来两个人的组合名“夜吟人”。

同年发布了MV《路,还在去继续!》。孤矢专业的音乐制作,配上颠倒的黄金剪辑,夜吟人的起点就已经比很多rapper高出了一节。这首歌很励志,取材于孤矢的身边事。刚毕业的年轻人出入社会,饱经社会的摧残,第一次创业输得一败涂地。却还要继续勇敢地面对生活。

同名歌曲《夜吟人》,更是喊出了那句“我们是属于夜的诗人”。这个时期的作品,孤矢更多的是通过自己的感同身受,把生活中遇到的苦辣酸甜,记录下来。去鼓舞更多的人,选择积极的面对生活。经历过夜吟人的颂唱,再多的负能量,也会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烟消云散。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虽然在《有嘻哈》爆火的2017年,孤矢就已经开始发布作品,也有了一定的名气;但三年里,夜吟人不论是以组合还是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参赛经历。

孤矢更关注的是,让自己的作品更加的丰富。也在各种新风格和新形式里不断尝试,除了希望成为“唱跳、rap、篮球”的全能选手,孤矢的职业生涯目标是成为“词曲录编混”的全能制作人。

2017年1月发布的《敦煌》,孤矢带着我们走进了他最爱的西北。坐着绿皮火车,一路向西。而欢快的节拍控制,更是让这首作品更加诙谐。骑在起起伏伏的骆驼背上,跟着孤矢和颠倒,再走个十万八千里。

别以为夜吟人只是像徐霞客一样,游行四方。孤老师也会沉沦于风月场所。《怡红院》一是为了向广大歌迷科普一些青楼专属名词。二是说明,青楼绝非妓院。三是为青楼女子证名,自古文人就爱去青楼,而青楼女子也是多才多艺。肉肉姑娘,速速唤她来!

而孤老师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和icepaper合作的《白媚生》。Ice paper来自同样以“低调王”著称的南京free-out团队。当初通过Lilhowcy的介绍,孤矢也结识了free-out众位高手。孤老师清楚的记得2018年11月2号,冰老师把自己的部分录完了,直接丢了个demo过来。对冰老师一番疯狂夸赞后,孤矢也很喜欢这首和自己风格很搭的聊斋调调,这才成就了这首神作。。

孤矢宁愿在魔兽世界混工会,也懒得混圈子。养生说唱歌手最好的朋友成了那些同样不为人知的穷苦说唱歌手。和King loki,Viva宋佩豫合作的《征》,一改温婉隽永的画风,穿越历史,回到了那个狼烟四起的战争年代。即便生于乱世,也要一身傲骨,绝不被套路。

以及最新单曲《养生说唱歌手》,把孤老师的养生理念大肆宣扬。但孤老师还是没能改掉晚睡的恶习,也希望孤老师以身作则,做好榜样。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夜吟人还没想过要做巡演,但孤老师心里的蚂蚱跳地比谁都快。可以听到他们的歌曲风格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一直在改变,就像是去西北的旅途中,总是充斥着各种不确定因素。每一个环节的心境都是不一样的。孤老师想说的还有很多。半年内,他也要做出一张关于地球宇宙自然动物等等的专辑。堪称“科学说唱”,“说唱届的十万个为什么”。

目前混音师的职业身份已经能够让孤矢养活自己,但孤矢一直说自己只是把说唱当成自己的爱好在做。这是个人人都能自称说唱歌手的时代,良莠不齐的作品层出不穷。但依旧是有人一直在寻找自己的阿拉丁神灯。

不混圈的养生说唱歌手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孤矢是能听一整天歌不出门的音乐迷,

是喜欢去无人问津深处的旅行家,

是外表腼腆、却爱秀操作的盗贼高玩,

是星空里不算闪耀、但独居一方的弧矢七,

是和颠倒一直在深夜写诗的夜吟人。

是《新起点》里那句他们眼中的浪子,

但人生就一次,

他只想尽力活成理想的样子!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